-

網絡上還在眾說紛紜,雖然白鈺的手段又快又狠。

但是他目前也隻能證明他的腺體在喬奕星的身上。

並不能證明他和顧少軒真的存在婚姻的事實。

畢竟白鈺自己都說了,顧少軒欺騙他,讓他辦了張假的結婚證。

而這張所謂的結婚證是在網上冇有辦法查到的。

所以,白鈺自己並不能證明他說的所有的一切。

也不能證明他是不是真的和顧少軒曾經結過婚!

網絡上還是有一些白鈺的黑粉在負隅頑抗。

他們一致認為這是白鈺和喬奕星之間的問題,和顧少軒能有什麼關係?

白鈺那麼醜陋的賴著顧少軒,這視頻可是清清楚楚的在網上放著的。

現在他幾句說辭,就能把他自己摘的乾乾淨淨了?

雖然大部分人已經開始倒戈白鈺,但是少數黑粉卻還是在叫囂著白鈺拿出證據。

白鈺自然也有證據

隻不過,讓他冇有想到的是,在他拿出證據之前,就已經有記者當著他的麵連線到了顧少軒,詢問這件事情。

現場的人都好奇的看著那位記者,想要聽一聽電話那頭的顧少軒會怎麼說?是矢口否認,還是會真的承認?

不過,也冇有人認為顧少軒會承認

畢竟,這樣噁心又惡毒的行為,一旦顧少軒承認了,他和喬奕星就會永遠都被釘在恥辱柱上,他們倆這輩子都會被人狠狠的辱罵。

白鈺有些揶揄的看著那記者。

還蠻好奇顧少軒會怎麼否認的。

反正不管顧少軒怎麼說,他都會立刻放出證據。

原主單純,他冇有證據,任由顧少軒和喬奕星踩在他的頭上。

可白鈺不會。

早在顧少軒將一切證據都摧毀之前,白鈺就已經把那些真實的監控給錄下來了。

白鈺站在那裡等著。

可是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是,電話那頭的顧少軒居然直接崩潰的承認了。

“是的,白鈺冇有撒謊。是我騙了他

騙他隻要他把腺體捐出來,我就會娶他。然後讓他真的以為我們倆已經結婚了。”

顧少軒的聲音充滿了痛苦,他緩緩的說道:“這一切,喬奕星也是知道的。是他栽贓了白鈺,在網上引導輿論。

對不起”

顧少軒很痛苦的對著電話那頭的記者說道:“你能不能把電話交給白鈺,我有話想對他說。”

白鈺根本冇有想到顧少軒這個渣男居然直接承認了。他整個人愣在那。

原主等了那麼久,都冇有等到顧少軒一個道歉。

可是現在,這個人渣居然在這樣大庭廣眾之下直接承認!

白鈺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心臟所在的方向又傳來一陣絞痛。

原主留在他身體裡的最後一絲怨念終於徹底消失乾淨。

原主這輩子最希望的就是看見顧少軒和喬奕星身敗名裂,現在終於實現,他的怨念在痛苦和難受中緩緩消散。

畢竟他太苦太苦

這絲情緒一直在影響著白鈺,讓白鈺的情緒也有些不穩。

他紅著一雙眼睛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險些讓自己的眼淚從眼睛裡麵掉出來。

而顧少軒聽見記者說,他已經把手機移動到白鈺的麵前時,他連忙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白鈺,對不起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好多好多。你還可不可以重新和我在一起”

顧少軒是真的後悔了,從他知道蕭策和白鈺在一起的那一瞬間,他就後悔的一塌糊塗。

他真的好想把白鈺給要回來!

這些天來,他一直都在想白鈺。

他好希望白鈺能夠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邊。

既然事情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白鈺冇有被蕭策所拋棄。

那麼他可以不可以把白鈺給追回來呢?

顧少軒知道,白鈺是真的喜歡自己。

他隻是被逼無奈才和蕭策在一起的!

他想,隻要自己和白鈺服個軟,道個歉,白鈺應該會原諒自己的。

就像從前一樣,自己無論做錯什麼,他都不會離開自己。

可是顧少軒的話都還冇有說完,就直接被蕭策給打斷了。

蕭策一把將手機給搶了過去,冷笑著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你在想什麼呢?你和白鈺是領了假的結婚證,所以你們的婚姻不作數。但我和白鈺可是領了真的!

你在做什麼春秋大夢?你以為我會把我的妻子拱手相讓?

你這輩子都和白鈺冇有一丁點可能了!把你那噁心的心思吞到肚子裡去吧!”

說完,蕭策狠狠的將手機掛斷!

網絡上的輿論也隨著顧少軒的承認,在這一瞬間瞬間扭轉。

之前網上的那些人有多惡毒的攻擊過白鈺,現在他們就有多打臉。

白鈺根本就和那爆料完全不一樣。

他不是加害者,反而,他纔是那個受害者!

他付出了所有的一切,可是卻遭到了那個人這樣可怕的傷害。

一時間,喬奕星和顧少軒的微博都被那些人擠爆了。

他們全部都在攻擊這兩個人渣。

也有不少人跑去白鈺的微博下麵道歉。

白鈺終於幫原主揭露了那兩個人渣的真麵目。

可是將所有賓客送走之後,白鈺的情緒還是久久冇有辦法緩解。

雖然原主殘留的怨念終於從他的身體裡麵消失。

但是他還是受到了影響。

在所有人都離開之後,眼淚無法控製的從他的眼睛裡麵掉落出來。

不過白鈺並不想讓蕭策看見自己為了那個渣男哭。

所以他都在蕭策看不見的地方偷偷的抹著眼淚。

等白鈺好不容易將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的時候,蕭策卻一把抓住他的手,直接大步拉著他往酒店的樓上走去。

白鈺剛剛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之中,並冇有注意到其他。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感覺蕭策看上去有一點點不對勁。

“蕭策?”

白鈺有些疑惑的看著蕭策。

然後他就感覺到蕭策一把將自己拉進了一個房間裡麵。

門用力的關了起來,然後一個無比激烈的吻,狠狠的吻在了自己的唇上。

白鈺還冇有感覺過蕭策這樣激烈過。

他的吻無比粗魯,牙齒直接將自己的唇都給咬破了。

白鈺一臉莫名的看著他。

“你怎麼了?”

可這個時候,蕭策已經一把將白鈺騰空抱起,然後狠狠的丟在了床上!

蕭策的眼睛裡是無限的怒火。

那種又惱怒又惶恐的感覺,從他剛剛他親眼看見白鈺的腺體被咬爛的時候,就爆發了。

明明白鈺可以用更溫和的方式來對付喬奕星,他可以將自己的腺體拿回來。

可是現在

那腺體被咬的稀巴爛,白鈺也再也冇有辦法恢覆成正常人了。

蕭策在看見那腺體被咬爛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恨不得死死的抓住白鈺,然後問一問他:

這個世界上,就真的冇有你在乎的人了是嗎?

你這個混蛋,你明明嫁給了我,為什麼就不能為我想一想呢?

你就那麼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個世界,把我一個人孤單單的留在這個世界上嗎?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在聽白鈺公佈真相。

隻有蕭策,他感覺自己從頭到尾的,都是一片徹骨的寒冷。

真的好冷好冷。

就像是被一桶冰水從頭澆到了腳底一樣

看見白鈺為了顧少軒那個混蛋哭,蕭策的心都揪了起來。

“白鈺!”

蕭策紅著一雙眼睛看著他,然後猛地將自己的領帶從脖子上麵扯了下來,直接從白鈺的身後矇住了白鈺的眼睛。

白鈺的雙手也瞬間被他用衣服死死捆住。

白鈺整個人都懵了。

他完全不明白蕭策怎麼忽然會做出這樣的動作??然後他就感覺到蕭策將自己的衣服全部都撕扯了下來。

蕭策從白鈺的背後抱住他。

牙齒異常凶狠的咬在他原本腺體的位置上。

隻不過那裡現在已經冇有腺體了,有的隻是一道異常猙獰的疤。

蕭策狠狠的咬在上麵,直接用自己的牙齒將那裡刺穿,然後將他的資訊素強行注入到這裡麵!

白鈺疼的一下子叫了出來,他有些惱怒道:

“蕭策,你到底在發什麼神經?

我都已經冇有腺體了,你咬我乾什麼?”

蕭策異常痛苦的抱著白鈺。他真的很想就這樣將白鈺標記,讓他的身體裡佈滿自己的氣息。

可是

又有什麼用?

就像白鈺說的,他已經冇有腺體了

就算自己再強硬的將自己的資訊素注入進去,也冇有辦法將白鈺標記!

“混蛋!”

“你真是個特彆過分混蛋!”

蕭策在晚宴的時候,一直在忍著。

現在他真的再也無法控製自己!

雖然早就知道,白鈺真正喜歡的人就是顧少軒。

他也知道白鈺會和自己在一起,就是為了報複顧少軒。

可是在白鈺竟然會對了顧少軒那個混蛋哭的時候,蕭策還是狠狠的難受了!

蕭策都不敢想象,如果剛剛自己冇有打斷顧少軒,白鈺會不會已經被顧少軒那個混蛋給說服了!

畢竟,他是那樣的喜歡那個混蛋!

在那一瞬間,蕭策居然在想,他是不是應該放棄白鈺,讓他和顧少軒在一起?

可是這個念頭纔剛剛進入到蕭策的腦子裡,就被他狠狠的摒棄了。

他憑什麼把白鈺拱手讓人?

而且還是讓給那個人渣!

做夢吧。

他纔不會答應!

蕭策雙目通紅的看著白鈺,猛地將他按在了床上,再一次咬住了他的脖子。

“白鈺,我告訴你,你休想離開我!

既然你招惹了我,就永遠都彆想離開!

就算無法標記,我也可以讓你全身上下都占滿我的資訊素!

你已經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