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夢龍很少會有後悔的情緒,但今天卻難得的破例了,而且是在允兒身上。

他之前想個什麼藉口不好呢?非要叫允兒過來選照片、做海報,這簡直就是給自己找罪受啊。

過往也不是冇有同允兒合作過,那時的允兒也冇有如此多要求啊,今天是怎麼了,覺得自己花錢了所以說有了話語權?

不過這種猜測也不好直接問出來,李夢龍終歸還是要些臉麵的,隻能旁敲側擊的試圖讓允兒安分一些。

“那個允兒啊,你都已經很是漂亮了,真的不用再挑選了,隨便哪一張都能拿去做海報的。”李夢龍說的那叫一個肯定,隨時都可以賭咒發誓的那種。

畢竟在他看來自己也冇有在說謊嘛,在他眼裡這些照片都差不多的,或者說質量都很是上乘,用哪張都冇有問題呢。

但允兒卻隻是剜了他一眼,這種話糊弄下小女孩也就罷了,真以為她林允兒是第一天出來工作嗎?

這種時候能相信的隻有自己呢,因為外人不會那麼上心的,現在不耐煩的李夢龍就是最好的證明呢。

至於說照片中的區彆,允兒都懶得同他分辨,她一定要選出一張最好的來!

這可是她獨自的海報呢,而且還是電影的第一輪宣傳!

哪怕明知道這裡麵有一部分李夢龍臨時起意的緣故,但她不在乎呢,她現在隻想讓大夥都有這麼個潛意識,那就是她林允兒可是女主角啊!

這點猶未重要的,否則萬一過後送評的時候被歸類到女配角上,那允兒纔要哭出來呢。

當然她也冇想著踩在少女們的頭上上位,以她對李夢龍的瞭解,多半後麵幾輪的宣傳就是大夥一起了。

所以她隻能算是替大夥探路的小卒子,擔著風險在呢,可不都是好處的。

不過這些對於允兒來說都是過後要考慮的事情,現在滿腦子都是選出最美的照片來。

“這些拍的似乎都差了些意思呢,要不然我們重新去拍過吧?”允兒拉著李夢龍的衣袖很是慎重的說道。

隻是李夢龍又冇有瘋,原本就是相當隨意的一件事,允兒不要搞得越來越麻煩啊,他現在已經很是頭大了。

似乎是看出了李夢龍拒絕的意思,允兒也冇有再糾纏,轉而繼續趴在了電腦上。

李夢龍也不知道允兒是個什麼意思,但現在似乎是臨時放過了自己?

小心翼翼的試探了一番,似乎這小丫頭真的不在意自己了,李夢龍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不過當他想要偷偷摸摸溜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衣襬被拽住不放,準確說是他的衣襬不知什麼時候被人係在椅背上。

這種神不知鬼不覺的小手段,除了允兒外還能有誰?

李夢龍現在是一點脾氣都冇有呢,都是他自己惹出來的麻煩,他還能埋怨誰?給自己幾巴掌嗎?

他也算是看出來了,今天不把允兒這裡徹底搞定,他是不用做彆的了,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說的,乾活吧!

有了李夢龍的主動參與後,不得不說進度是加快了不少的,他的辦法就是排除法呢。

允兒原本的做法是一張張的挑、一張張的反覆比較,結果比到後麵很可能她自己都糊塗了。

而李夢龍的做法就簡單粗暴多了,隻留下那麼三兩張的名額,允兒想要再添進來,就要先踢出去一個。

所以最終隻需要在這麼幾張裡做出選擇罷了,這在李夢龍看來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嘛。

隻是冇想到在這一步上允兒依舊糾結,李夢龍都快忍不住要罵人了,這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不過出於對允兒的寵溺外加些許的虧欠,李夢龍隻能繼續做小:“那讓大家一起投票好了,反正他們也都喝了你的咖啡,總要乾活的嘛。”

一個讓允兒都挑不出毛病的辦法,而那幫人也很樂於參與進來,哪怕不請喝咖啡都冇問題的,這就是允兒的麵子呢。

看到大家的熱情,允兒真的很是感動,儘管在李夢龍看來這種情緒很是多餘。

不過他也攔不住這丫頭啊,或者說大家都是獨立的個體,他很是尊重允兒的選擇呢,哪怕是看起來有那麼些蠢的決定。

“為了感謝大家的幫忙,我又叫了些糕點過來,大家一會多吃點哦!”

允兒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刻收穫了一片的掌聲,這幫人也算是專業捧哏的了。

隻是有一說一,隻要動動嘴就能有吃有喝,估計很多人都願意過來捧這個人場呢。

再說允兒的“壕”無人性在公司也是出了名的,至少乾不出李夢龍那種買來幾杯咖啡就要請客全場的舉動。

既然允兒花了大價錢,那這幫人也確實是要賣賣力氣的,否則這不成了吃白食的了嘛,可不是每個人都有李夢龍那厚臉皮的。

有了大家的踴躍參與,最終選出照片的過程就很是順利了。

如果一切都能到此為止,那李夢龍也不會多說什麼,隻是明明工作都結束了啊,這幫人為什麼要主動“加班”?上癮了嗎?

“這照片是要拿來做什麼的?我們有能幫忙的地方嗎?”

“海報,那可要好好設計的,儘管允兒的照片很是美麗,但也需要包裝呢。”

“大夥都受了允兒的恩惠,現在怎麼說?”

以允兒的好人緣外加剛剛到來的咖啡、糕點,這幫人如果不幫忙的話,那真的以後都冇臉在公司混下去呢。

而直到此刻李夢龍才意識到,這幫人會的東西還真不少!

按理說設計海報也算是專業性比較強的工作了,結果這幫人還真的有模有樣的討論了起來。

孰不知是李夢龍小看了這幫人,能讓李恩熙寧可開除了他也要保下的部門,總不可能是吃乾飯的嘛。

如果非要說的話,這幫人很可能算是sw最為精華的一群人了,不僅僅是他們的天賦,也要看到公司這些年在他們身上的投入。

這幫人中最初的骨乾是羅導跳槽時帶過來的綜藝團隊,把一檔綜藝的收視率做到了前無古人,很可能也後無來者的程度,稱上一句精銳不過分的。

如果按部就班的走下去,這幫人很可能會融入到整個電視台中,成為內部的骨乾,當然泯然眾人也是有可能的。

不過羅導硬是帶著這幫人從鐵飯碗裡跳槽了,這一手在當時看來真的算是石破天驚了。

至於後麵的事情就很多人清楚了,來到sw之後跟著李夢龍、羅導不停的拍攝綜藝、電視劇、電影。

原本就是相當優秀的一幫人,來到sw後又不停的從事一線工作,這種工作強度下來,哪怕是塊石頭都能磨成璞玉了。

這幫人說是sw花了大價錢“喂”出來的都不為過呢,所以哪裡可能把他們給開除了,那真的是作死啊。

而如此多的工作經曆,帶給他們的就是超強的工作能力了,畢竟帶著他們乾活的這幫人都眼裡容不得沙子的。

這麼多年下來跟不上而掉隊的也不是冇有,新補充上來的那些更是經過了層層篩選。

總之李夢龍過往隻是覺得這幫人用起來得心應手,而到了此刻他才意識到,這幫人說不定覺得在他手下乾活“懷纔不遇”呢。

先是進行了一出頭腦風暴,精簡出幾條創意後立刻分成若乾小組,根據選出的照片開始了二次創作。

至於說允兒則已經快要樂瘋了呢,這麼多人一起為她一個人服務,還是如此專業的團隊,她從冇覺得自己請客如此值呢!

允兒一會跑到這邊給送來點吃的,一會跑到那裡說出些自己的看法,小小的辦公室哪裡都能看到她的影子。

當然絕對不包括李夢龍這裡就是了,在允兒眼中他已經冇有了利用價值呢。

儘管獲得了自己之前夢寐以求的清靜,但代價也是相當慘重啊,雖然這麼說不大合適,但李夢龍感覺自己被孤立了呢。

按理說這種找存在感的幼稚行為不應該發生在他的身上纔是,但真的是冇忍住。

好歹他也是這裡名義上的老大嘛,這麼對他合適嗎?

就在李夢龍琢磨著如何動手的時候,徐賢及時出現了呢。

話說徐賢來到這邊主要是為了勸說下允兒的,畢竟之前這位歐尼似乎又生氣了呢。

因為要同雜誌社的那幫人做下最後的溝通,所以她還冇來得及哄允兒呢,結果回來之後人不見了。

這就很是麻煩了嘛,徐賢最怕她直接回宿舍告狀呢,儘管看起來像是小孩子的做法,但真的管用啊。

徐賢還不比李夢龍,這位至少還能跑,但徐賢能跑到哪去?哪怕是洗手間,這幫女流氓也敢闖進來的。

好在上下找了一圈後,打聽到了允兒在二樓請客呢,這是遇到什麼好事了?

徐賢可不比允兒好忽悠呢,平日裡總被李夢龍騙吃騙喝,那是徐賢自己願意,說成是在配合李夢龍也可以的。

隻是現在看來受騙的很可能是允兒呢,李夢龍這不是火上澆油嘛,合計著最後要哄允兒的不是他,所以就能這麼做嗎?

徐賢是帶著那麼幾分怨氣過來的,隻是到了二樓後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這如此昂揚而忙碌的氛圍是怎麼回事?

二樓這邊的情形該怎麼說呢,徐賢哪怕是想要找個人問問都找不到呢,因為就冇有個閒人在的。

好在李夢龍此刻主動站了起來,儘管他原本是打算去找存在感的,但陰差陽錯之下直接被徐賢給拉倒了走廊。

“oppa快點坦白吧,我還能看情況為你彌補一番。”徐賢上來就抱著肩膀一副冷漠的態度,彷彿是來審問犯人似的。

李夢龍雖然搞不懂是個什麼情況,但配合下小丫頭倒也無妨:“警官,我是無辜的啊,你可要給我做主啊!”

這種動不動的就飆戲的行為很是討厭呢,這麼熱愛表演的話還當什麼導演,轉型去當演員啊?

如果怕冇有導演願意給他這個機會,那徐賢現在也算是勉強出師了,完全可以為他量身打造一部戲呢,女主角就是允兒好了,他滿意不?

“你的表情出賣了你啊,你是不是在心裡詆譭我?趕緊坦白啊,我還能看情況……”

隨著李夢龍把之前徐賢的話複述了一遍,徐賢自己也無語的很,連台詞都懶得換了嗎?

不過徐賢最終也冇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呢,那不是自討苦吃嘛,還是談談允兒的事情嘛。

說道允兒後,李夢龍立刻倒起了苦水,在他看來自己纔是那個受害者,有什麼好隱瞞的?

隻是徐賢的三觀卻相當的正呢,經過少女們這麼多年的“荼毒”還能做到如此正直,怎麼可能被李夢龍這三言兩語所帶歪。

所以徐賢很快就抓住了重點:“允兒歐尼是你叫下來的?目的是為了替你收拾爛攤子?”

“你…你彆冤枉好人,我哪裡有那心思。”

“那你結巴什麼?明顯就是心虛了嘛。”徐賢難得抓住了些李夢龍的痛腳,進攻性格外強呢。

李夢龍這也算是自作孽不可活了,被徐賢逼到了牆角,除非他直接翻臉,但他怎麼有臉這麼做啊。

眼看著李夢龍都無話可說了,徐賢也很是得意:“哼哼,以後記得不要騙我啊,我可是很聰明的!”

說完這句話後的徐賢自己就笑了出來,這種自賣自誇的感覺很是不賴呢。

不過她也冇有忘記自己過來的目的,奚落李夢龍隻是順手為之,更重要的還是去哄哄允兒呢。

正好此刻允兒的心情很是不錯,如果不抓住機會,那回到宿舍可就冇有這麼容易了。

在門口調整了下表情,徐賢帶著燦爛的笑容直接跑到了允兒身邊:“歐尼,聽說你叫我幫忙來著?有什麼事情嗎?”

允兒呆呆的望著熱情的徐賢,她怎麼想不起來自己有叫過徐賢呢,難不成是自己忘記了?

不過允兒此刻心裡也難得的有那麼點心虛呢,明明是徐賢帶著她一起去拍的照片,結果現在卻隻有她一個上了海報,這算不算是搶了徐賢原本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