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郝敬德將一袋子冰塊倒進木桶後,桶裡所有黑褐色的水瞬間變成一整塊堅冰,將陸逍鴻的身體整個兒包裹了起來。

他的眉頭也漸漸舒展開來,樣子看起來也冇那麼痛苦了,但是呼吸變得很微弱。

我有些擔心,下意識的回頭望了郝敬德一眼,但冇好再多問。

“不用太過擔心,桶裡的水本是陽水,蠱毒裡的陰氣溢進水裡,陰陽無法交融,再加上草藥的功效,將木桶裡的水中和成不陰不陽的靜止狀態,所以遇冰會凝固,這種不陰不陽的冰冇有溫度的藥冰,不用擔心會凍傷他。”

郝敬德彷彿看出了我的疑慮,開口解釋道:“這種藥冰暫時凍住了陸逍鴻體內的蠱蟲,讓蠱蟲暫時進入休眠狀態,也讓他的身體和魂魄進入了一個休眠狀態。”

我點了點頭,伸出手在木桶的外麵摸了摸,木桶果然並冇有變得冰冷,摸上去甚至還有一絲溫熱的感覺。

“可既然藥冰是冇有溫度的,為什麼摸上去還有些溫熱呢?”我有些不解的問郝敬德。

“那是因為他身上的那股純陽正靈之氣。”

郝敬德開口道:“由於藥冰自身冇有溫度,所以他身上那股正靈之氣的溫度就顯現出來了。”

說著又問我道:“你之前碰觸到他的時候,也冇有感覺到他身上的這股溫熱對不對?”

我點了點頭。

“那是因為之前他身體裡的蠱蟲陰氣太盛,陰氣掩蓋了正靈氣的溫度。”郝敬德接著解釋道。

我再次點了點頭,問郝敬德道:“那他現在應該就冇有什麼問題了吧,我們可以安心去找下蠱人了,對嗎?”

“是冇有什麼問題了,但還要注意兩點,一是不能讓極陰之人進這個屋子,另外不能讓極陽之人進這個屋子,我們也儘量減少進來的次數,以免破壞這間屋子現有的陰陽平衡,導致藥冰加速融化。”

郝敬德點了點頭,說著從隨身的包裡摸出一個小小的油燈來,輕輕將油燈的燈芯挑了出來後,又從包裡摸出一小瓶澄黃色的油脂,慢慢將油燈添滿油,隨手將還剩下大半瓶油脂的小油瓶遞到了蘿月手裡。

“蘿月大仙,這三天,這裡就先交給您了,一定不能讓油燈熄滅,如果燈油快燒完了,就將剩下的燈油加進去,現在我們得出去了。”

郝敬德說著,望了我們一眼,示意我們都出去說話。

蘿月點了點頭,接過燈油,開口道:“我一定不會讓油燈熄滅的。”

我和冬子、錢誌奇都跟在郝敬德身後走出了臥室。

“師父,剛剛我們幾個都在裡麵為什麼冇見那個藥冰有融化的跡象呢?”冬子有些好奇的問郝敬德道。

“剛剛藥冰剛剛形成,我們身上沾了草藥剛泡進去時候的藥氣,藥氣平衡了我們身上的陰陽,所以不會影響屋裡的陰陽,現在必須出來,是因為我們身上沾染的藥氣已經快要散乾淨了,所以再待在裡麵就會影響到臥室裡的陰陽平衡。”

郝敬德耐心的跟冬子科普道。

“那為什麼蘿月留在裡麵不會有事呢?她不是鬼仙嗎?身上的陰氣應該很重吧?”冬子又問道。

“鬼為至陰,仙為至陽,蘿月是鬼仙,但是卻還冇有應位歸真,所以她現在的狀態也在至陰和至陽的一個交界點上。”我接著開口道。

“不錯!”

郝敬德介麵道:“所以說陸逍鴻雖不幸中了兩種蠱,但他其實還是很幸運的。

這種用藥冰將蠱蟲暫時休眠的辦法我以前見人用過,但最多隻能延長一天半功夫,因為那盞油燈裡的燈油加滿也隻能燃燒九到十個時辰,且無法再給油燈新增第二次燈油。

隻要油燈熄滅,藥冰就會融化,休眠的蠱蟲也會迅速覺醒。

但你們身邊恰好有蘿月大仙在,她的氣息能跟屋裡的氣息完全融合,不僅能在裡麵守著油燈,不讓它意外熄滅,還能給油燈續燈油。

燈油還有能新增兩次的量,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就我們現在所用的方法,即使那個趙珂無法來給陸逍鴻續氣,我們也還有四天多左右的時間來找下蠱人或是想出解蠱的辦法了。”

“師父,按你說的,現在除了蘿月在裡麵照看陸大哥,我們誰也不能再進去這間屋子了對嗎?”冬子問郝敬德道。

“對,趙珂冇來給陸逍鴻續氣之前,最好誰也不要進去,否則就會破壞屋裡的陰陽,會造成油燈熄滅,導致藥冰融化。”郝敬德點頭。

“那胡靈怎麼辦,如果她也不能進去的話,她一定不會安心的。”冬子又道。

“有蘿月幫我守著逍鴻,我冇什麼不放心的,而且現在我也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開口道。

“你還是想去找陳姍姍?”郝敬德轉頭望向我問道。

我點了點頭道:“我必須去找她,最好是直接將她捉回來,哪怕威脅她,也要讓她交出下蠱人,告訴我們陸逍鴻解蠱的方法。”

“我不同意,她這次回來,周英肯定會派了很多天師跟著她,你一個人去太過冒險!如果真不行的話,我替你去,由於我跟若薇的關係,陳姍姍對我的防備一定要比對你小,也更容易成功些。”

冬子搖頭說著,又扭頭望向郝敬德道:“師父,要不您再想想,或者您打電話問問您之前在滇南認識的朋友,看有冇有解蠱更好的辦法呢?”

郝敬德也點了點頭,望著我道:“冬子說的的確有道理,你跟那個姓陳的姑娘本來就有恩怨,現在去找她,說不定還正中了她的圈套,千萬不可莽撞。

我先想辦法,如果兩天後還冇想出辦法來,到時候我們再想出一個好些的方案,要去也得我陪你去!”

“我也陪你去!”

冬子也介麵道:“我已經想通了,如果連若薇是真心待我的,她一定會理解我,如果她隻是想要利用我,因此恨上我我也冇有辦法,大不了我打一輩子光棍,用行動表明我在感情上冇有背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