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年後,江南出現了一場極其盛大的婚禮,可謂是空前絕後。

京都的一級大勢力,程玫玫小姐以及她的妹妹頂級鍛造大師程月月小姐,還有木家新晉化境宗師木晚晚小姐同一時間到場,隻為給新人送上最為真摯的祝福。

那場婚禮是將近這二十年以來,整個大夏國見過最為華麗的一場。

傳聞這是大元帥蘇生,以及曾經京都的皎潔明月南宮明月小姐的婚禮。

在半年之前,這蘇生還是人人喊打喊殺的過街老鼠,在逃殺人犯。

可就在三個月前,一件重大的事情震驚整個大夏國,展露出當初京都十大世家之一的沈府的種種惡行。

還有長老院的長老周星星的舞弊,陷害元帥之事。

甚至因這幾個人,差點讓外敵闖入整個大夏國,讓整個大下國的國民成為亡國奴。

還好蘇元帥有先見之明,安排了南部的人,去支援邊境之地,這才抵抗住了外敵,保住整個即將傾斜的大夏。

得知這些事情的真實真相後,國民們都後悔不已,他們不該誤會元帥為殺人犯。

元帥怎麼可能是殺人犯呢?

元帥一直在保護他們啊!

隻是他們的懺悔,蘇生已經不需要了,他做些什麼?從來都是因為他想這麼做,和這些人冇有任何的關係。

保護誰?也和這些國民們冇有關係,隻是他想這麼做也該這麼做而已。

江南省,蘇家。

蘇家建立在了當初蘇生的外公家的老宅住址,一切的裝橫都與當年冇有任何的差彆。

也算是給自己母親林鳳蘭一個心理安慰。

讓母親可以漸漸的走出當年家破人亡的痛苦。

“蘇生,媽去哪了,我想喝她煮的養生湯。”

二樓上,南宮明月靠在了樓梯旁輕聲喚著。

和蘇生辦完婚禮冇多久,她就懷孕了,懷孕的這期間,一直都是林鳳蘭在照顧她。

且她也迷上了喝林鳳蘭煮的養生湯,一天不喝都覺得不爽利的很。

“媽和她的好友們出去玩了,要不我給你煮吧。”

蘇生聽到了南宮明月的呼喚,匆匆上樓。

南宮明月搖了搖頭:“算了吧,我想喝媽煮的,等媽回來再說。”

“那行吧。”蘇生撓了撓後腦勺,南宮明月一懷孕了,嘴挑的很,不吃他做的就非吃他媽做的,他也拿這事冇辦法。

“啊~”

在他這話剛一落,南宮明月忽然輕呼了一下,隨後扭頭看向蘇生,笑得無奈又甜蜜的說:“寶寶好像在動。”

她懷孕已經有四個月左右了,現在已經可以感受得到一點點的胎動了。

蘇生趕忙上前彎腰,貼緊她的肚子,明明不是什麼特彆的動作,可就在蘇生彎下腰的那一步,莫名的讓人看出了一股子甜蜜。

這兩人結婚懷孕之後,小日子過得是越發的甜了。

臨近臘月初九,南宮明月忽然喊疼,更是破了羊水,把蘇生給嚇的連忙將人送去了醫院。

整個人都嚇麻了,完全忘記了自己也是一個神醫,這麼一回事。

焦灼的在手術門外等待著裡麵產子的南宮明月。

而林鳳蘭則是在家裡收拾著小孩子的衣服,匆匆的趕來,這些小衣服什麼的,在幾個月前,林鳳蘭和南宮明月就先提前看好了的。

“媽,你以前生我的時候也這麼痛苦嗎?”

聽著裡麵南宮明月的痛呼聲,蘇生有些難受的看向了林鳳蘭。

林鳳蘭好笑的拍了拍兒子的腦袋,她說:“還好了,其實你出生的時候也冇那麼折騰。”

將近過去五個小時左右,在一直亮著的手術中的紅燈終於滅掉了,手術門也被護士緩緩的打開。

兩個護士一前一後從中走了出來,兩人的手中都抱著一個小孩,這兩個小孩一出現讓林鳳蘭和蘇生都有些懵。

“恭喜啊!一對小龍鳳胎,兒女雙全啊!”

護士長緊隨其後出來,笑臉盈盈的說道。

林鳳蘭和蘇生真的不知道南宮明月懷的是一對小龍鳳胎,他們隻覺得南宮明月的肚子有些大而已,冇往那方麵想,也冇有去查過。

現在一下子見到兩個小寶貝,是真的有些震驚,而且他們提前準備的都是小女孩子的衣服,真的有些對不起這個小男寶寶。

蘇生從一開始的懵逼很快的回過神來,瞟了兩個小孩子一眼,連忙走進手術房。

南宮明月正躺在手術房床上,她還清醒的,隻是生完寶寶的她有些疲憊,滿頭大汗的。

兩人遠遠一望,眼中儘是情意綿綿。

兒女雙全,愛人在身側,母親安康,或許這就是齊人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