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你說它會給你單獨傳信,是想找你幫它解毒?”

當鹿鳴聽見李洛說出這個猜測的時候,臉頰上也不由得浮現出一些驚訝之色,旋即她打量著眼前那顆碩大的銀色樹心上麵所插著的黑色樹刺,那上麵所散發的毒氣顯然極其的可怕,即便她隔著一些距離,但依舊是感覺到了極為強烈的危機。

“李洛,不是我貶低你,但這種級彆的劇毒,你確定是你能夠接觸的?”她忍不住的問道。

這雷鳴樹所具備的力量相當不俗,可即便如此,也被這種特殊的樹刺劇毒所削弱與壓製,可見其毒性之強烈,李洛一個小小的相師境如果想要去淨化這種毒氣,那無疑是在以身犯險,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複。

李洛邁著步子,左右看了看銀色樹心上麵的毒刺,沉吟道:“這種毒氣的確很可怕,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那簡直就是在癡人說夢。”

“而且,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種特定的毒陣,如此一來,就能夠將毒氣完全的封閉,壓製在這樹心之中,對它進行著蠶食與侵蝕,這是很精妙的手法。”

“不過我想,雷鳴樹應該也冇真指望我能夠幫它將毒氣完全的化解。”

“它的目的或許是希望我為它將這嚴密的毒陣,鬆一個口子。”

隨著李洛自言自語的將這些話說出來,眼前那顆銀色樹心的震動竟然加劇了起來,有奇異的嗡鳴聲在此處迴盪,彷彿是在應和著李洛的言語一般。

鹿鳴明眸中滿是驚奇。

李洛磨挲著下巴,若有所思,他的解毒技術其實比較一般,但他有一個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他擁有著三種具備著解毒之力的相力。

水相,光明相,木相。

這三種相力都具備著解毒能力,而這三種解毒之力融合在一起的時候,的確是能夠對許多罕見的劇毒造成影響,這一點他已經親身嘗試過許多次了。

因為從某種意義來說這算是一種簡單版並且針對於解毒的“三相之力”。

雖說因為李洛自身能力限製的緣故,他不可能直接將那些罕見的劇毒化解,但如果隻是將其毒性緩解或者造成一點削弱,其實還是能夠做到的。

此前這雷鳴樹專門找他傳遞資訊,說不得也是在接觸的時候感應到了這一點,畢竟這些天地間的奇樹,有時候感知的確比人族要更為的敏銳許多。

“不過”

李洛看著銀色樹心上麵的那些黑色毒刺,撓了撓頭,道:“樹哥,這毒陣似乎很精妙,我完全摸不著頭緒,你真要我幫忙,說實話我也有點不知道從何下手啊。”

眼前這些黑色毒刺所組成的毒陣是他從未見過的,他以前都不知道原來毒氣還能夠這麼用,今日倒是開了眼界。

他有種感覺,眼前的毒陣不能隨意的破壞,如果不能找到規律的話,他一旦插手,反而會引發毒陣的爆發,到時候連他都跑不掉。

而似是聽見了李洛的話語,銀色樹心之上,突然有著雷光跳躍起來,再然後,李洛就見到,一縷縷的雷光開始彙聚向了一處位置,那裡深深的插著一根漆黑的毒刺。

雷光在毒刺上麵跳動,時不時的與那漆黑毒氣互相消融。

“樹哥,這根毒刺是關鍵嗎?隻要將它上麵的毒氣削弱,你就能夠掌握一些主動?”李洛精神一振,問道。

銀色樹心轟鳴起來。

見到它這般迴應,李洛微微沉吟,轉頭看向鹿鳴,道:“我上去試試,你幫我注意點周圍情況,記得時刻要保持神智清醒。”

叫上鹿鳴一起來此,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為了防止他自身出現意外,而那個時候鹿鳴還能夠及時捏碎靈鏡,保得兩人性命。

“嗯,你小心點。”

都這個時候了,鹿鳴自然不會阻攔李洛,而是認真的點頭應下。

於是李洛深吸一口氣,走上前去,來到了那根被雷光所覆蓋的毒刺前,他雙手合攏,直接運轉起體內的三股具備著解毒之力的相力,以他的實力,雖然凝聚而成的相力相對於雷鳴樹來說相當的微弱,可三股相力散發出來的解毒之力,卻的確是有著其獨特的效果。

數分鐘後,一滴晶瑩的液體自李洛指尖滴落,落在了那毒刺上麵。

然後那毒刺之上,便是有著劇烈的反應出現,隻見得漆黑粘稠的毒氣翻滾,毒氣中,彷彿是出現了一張詭異的人臉,人臉在淒厲的嘶鳴,它對著李洛投去怨毒的目光,但人臉的清晰度,顯然是在這一滴解毒液體下,稍微的變得淡化了一些。

顯然,李洛的解毒液體,還是取到了作用。

“竟然真的有用?”鹿鳴有些震驚。

這些毒刺的可怕,她雖然冇有接觸,

但卻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得出來,這種級彆的劇毒,連天罡將階的強者都不敢輕易的沾染,可李洛這小小的相師境,竟然能夠將其削弱?

雖說這種削弱從整體來看有點不值一提,可這隻是因為李洛自身相力太過薄弱的原因,如果此時的李洛是拜將境的實力,豈不是可以直接把這種劇毒輕易的化解?

“水相與木相融合後的解毒效果,能強到這種程度?”鹿鳴對此感到頗為的不解,她自身也是雙相擁有者,所以對雙相之力的瞭解也要更為的清楚,可正是因為對此頗為的清楚,她纔會驚訝於李洛的解毒效果之強。

然而她或許怎麼都想不到,在李洛那雄厚的水相與木相之力之中,還隱藏著一股相對而言微弱許多的光明相力。

這一道光明相力雖說不強,但卻令得解毒效果出現了一種質的變化。

不過李洛的解毒能力能這麼強,倒也是讓得鹿鳴暗自鬆了一口氣,有效果就好,隻要接下來李洛慢慢的將那根毒刺上麵的毒氣削弱,將這嚴密的毒陣破開一絲縫隙,那麼雷鳴樹就能夠掌控一些主動性,到時候整個局麵就會偏向他們這邊。

“倒還算是順利。”

而就在鹿鳴的心中閃過這道念頭的那一瞬間,突然,這樹心所在的樹體區域內傳來了劇烈的震動。

轟!

在那前方的銀色樹壁處,有驚人的力量如洪流般的爆發,直接是硬生生的將那樹壁撕裂開來。

“你們這些學府聯盟的小老鼠,還真是陰魂不散。”

陰冷嘶啞的聲音從破損的樹壁外傳來,然後李洛與鹿鳴便是麵色劇變的見到,一道壯碩的黑甲人影,自那樹壁外緩緩的走進,狂暴驚人的相力在其周身湧動,那股相力威壓,如同暴風雨一般,直接就對著兩人籠罩而來。

“地煞將階?!”

鹿鳴感受著那股強大的相力壓迫,眼瞳頓時一縮。

在這雷鳴山深處,竟然還藏著一名地煞將階的高手?!

嗡!

而就在這黑甲人出現的那一瞬間,他也冇有給李洛二人多少的反應時間,手掌一抬,手中重槍如奔雷般的暴射而出,裹挾著驚人力量,霎那間,就已出現在了李洛的前方。

轟!

重槍呼嘯,直接狠辣無比的將李洛的身體洞穿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