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崔以雲最在乎的無非就是她的媽媽,她的弟弟。”

“她的媽媽你要妥善安排,還有她的弟弟,她的弟弟為救她入獄,一直都是她的心病,希望你能想想辦法,儘量的讓他減刑,早點出來。”

“一旦她的弟弟出來,那她應該會來京都。”

“陸嘉木,我讓你做的這一切,不一定會讓崔以雲原諒你,但是起碼不會那麼討厭你了。”白卿卿誠懇的說道。

“咳咳,咳咳。”陸嘉木猛烈的咳嗽起來,接著開口道:“謝謝。”

經過在寒風中的一個小時,他也想通了一點,哪怕現在找到崔以雲又有什麼用呢,她依舊是會想著逃的,他依舊是留不住她的。

如白卿卿所說的那樣,時間是最好的解藥,她離開的每一天都將成為她對他的懲罰,在他找不到她的時間裡,他會努力的讓自己變的溫柔,努力的讓她再一次遇到他的時候,不會害怕,不會隻想著逃離。

送走陸嘉木以後,白卿卿直接前往了京都科研室,這裡是京都能人最多的地方,是整個京都的核心所在。

白卿卿想要進去問問靈芝的事,可是當下,直接讓門衛攔住。

“你是誰?這裡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來的,需要職工牌!”門衛凶巴巴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現在打個電話。”白卿卿拿出手機撥通都玉韻的電話。

“卿卿?”電話那頭傳來一道年邁的聲音。

“都教授,是我,您現在在科研室嗎?”白卿卿禮貌的詢問道。

“我在啊,你有什麼事情嗎?”都玉韻不解的問。

“我想來看看教授您,我現在就在科研室的外麵,您可以來接我一下嗎?”

“這當然可以,正好我最近遇到一個難題,有你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在,說不定能解決呢,你等等我啊。”都教授說著掛斷電話。

短短五分鐘時間,白卿卿就看到科研室門口走出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原本白卿卿就對都教授非常的尊敬,等她恢複記憶以後知道都教授原來是玄星太奶奶的徒弟以後,對他更加有一種親近感了。

“小李啊,這一位是我的忘年交,我把她帶進去了啊。”都玉韻朝著門口的保安說道。

“原來是都教授您的朋友啊,那自然是可以進去的!”保安看到都玉韻以後,神情立刻變的恭敬起來,可見他在這邊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這是白卿卿第一次來到科研室,對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充滿著新奇,寬敞明亮的環境,在這裡的全部都是國內頂尖的人才。

“都教授,剛纔謝謝你了”白卿卿微笑著說道。

“卿卿,你啊,不用總是叫我都教授都教授的,太生分了,就叫我都爺爺吧。”都玉韻要求道。

白卿卿燦然一笑,道:“好,那就叫都爺爺。”

“我還想問問你呢,前段時間,你都去哪裡了?整個京都都冇有你的訊息了,靈欣還和戰墨深訂婚了,是不是戰墨深欺負你了?”都玉韻詢問道,雖然靈欣是他的徒弟,可是在他的心裡還是冇由來的喜歡偏幫這個小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