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慢慢的曲下膝蓋,跪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白卿卿,求你,告訴我崔以雲的下落。”陸嘉木緩緩開口道,為了這個,他可以什麼都不要了,包括尊嚴。

“嘉木!”

戰墨深想要拉他起來,可是陸嘉木決意如此,誰也攔不住。

“我不知道你和她之間到底都發生過什麼事情,但我很支援她離開,從一開始,從她流產那時候開始,我就想過幫她逃離,但是她說她很幸福,其實她都是騙我的,她隻是不想把我捲進來,由此可見,你到底是做了多少錯事,讓她那麼怕你啊!”

“陸嘉木,我真的太開心了,因為我的以雲終於自由了,她終於可以像一片雲一樣,自由的漂浮在空中,想要去哪裡就去哪裡!”

“至於你,你確實應該跪一跪,確實應該懺悔,你仔細想想你的那些事情,配讓她原諒你嗎?!”

白卿卿話落直接朝著九號公館走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戰墨深不知道崔以雲和陸嘉木當中的糾葛,可這畢竟是自己的朋友,而且身上的傷都還冇有好全,他隻能陪著他在門外站著。

“嘉木,對不住啊,白卿卿不想做的事情,我不會去逼她。”寒風中,戰墨深輕聲的說道,哪怕是他的好兄弟,也不能去逼他看中的女人。

陸嘉木笑了,笑著笑著,感覺嘴角鹹鹹澀澀的,他懂得太晚了,做了全部傷害她的事情,讓她難受的事情,他才知道,原來他是愛她的。

白卿卿坐在客廳內,打開電視開始看起來。

一旁的管家看的眼睛都直了,這個小丫頭簡直是個神人,能讓戰爺變身洗腳婢,還能讓陸少跪在外麵。

這兩件事情能做到其中一件都是逆天了,可她居然兩件都做到了!

“咳咳。”管家忍不住的咳嗽幾聲。

白卿卿一雙漂亮的杏眼看向管家,紅唇微啟,開口道:“管家姐姐,有什麼事情嗎?”

“白小姐,有什麼想吃的嗎?我可以現在立刻給您去做!”管家笑眯眯的說,這纔是一隻金大腿啊,她必須牢牢抓住!

“我想吃點草莓。”白卿卿不客氣的提起自己的要求。

“好的,我立刻去洗!”管家說著,連忙跑到廚房開始忙起來,她必須挑最大最紅的給安排上!

管家洗完草莓端過來的時候,白卿卿正看電視看的認真。

【五百年靈芝現世,S集團將它送給京都科研室,隻為求得一味神藥。】

白卿卿看到了電視機最底端有一條廣告彈出來。

五百年靈芝,那不就是許念媽媽最需要的一味藥材嗎?

五百年的靈芝並不好找,白卿卿甚至都以為是絕跡了,想不到居然有人可以拿出來。

當下,白卿卿直接起身,她要去一趟科研室,瞭解一下S集團想要什麼藥,她必須搞到那隻靈芝!

隻是當她出去的時候,陸嘉木依舊跪在外麵。

原本身體就冇康複,現在那麼一凍,臉色都是發白的,看起來像是隨時都要暈過去一樣。

“陸嘉木,跪我冇有意義,我給你指一條明路吧。”白卿卿站在他的旁邊開口道。

陸嘉木眼中帶著光亮,看向白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