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需要我去找她嗎?”戰墨深詢問道,他能看得出來,白卿卿和崔以雲的關係很不錯。

白卿卿搖搖頭,否決了戰墨深的這個想法。

“為什麼?你不關心她?”

“不是,從前我聽以雲說起過陸嘉木的爺爺,是一個很不錯的人,我相信他能妥善安排好一切,而且以雲應該也不希望我那麼快去找她,以免泄露她的行蹤,讓陸嘉木發現。”白卿卿解釋道,在一起那麼長時間,彼此在想什麼,那點默契她們是有的。

“說起來,特木爾的事情,你有下落了嗎?”白卿卿詢問道,距離特木爾消失已經有四天的時間了,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裡。

戰墨深有點心虛的搖搖頭,他不想那麼快找到特木爾,因為一旦找到特木爾,那麼白卿卿就要回到彆墅了。

“是不是去了南滇了,糟糕了,我冇有南滇那邊的電話,是不是應該飛一趟南滇呢。”白卿卿自言自語的說道。

戰墨深一聽她說她要去南滇,立刻就急了,忙開口道:“我查過了,不在南滇,一定還在京都,我一定會出動所有的力量去找到特木爾,可以嗎?”

“這還差不多。”白卿卿勉強點點頭,畢竟在一起那麼長時間,戰墨深在想什麼她還是有一點點能猜得到的。

兩人正說著話呢,門口傳來一道男聲。

“白卿卿,白卿卿。”

很快管家來到兩個人的麵前,道:“白小姐,陸嘉木,陸少在外麵喊您的名字。”

“陸嘉木他在搞什麼,他現在不是應該在醫院治療嗎?出院的話,他的身體吃得消嗎?”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戰墨深對他還是蠻關心的。

“出去看看。”白卿卿率先起身,戰墨深緊緊的跟在她的身後,一起出去。

十一月的天氣,又是一大清早的,還是很冷的,陸嘉木隻穿著一件病服,凍得整張嘴唇都是發白的。

“陸嘉木,你的臉色不太好,你來找我做什麼?”白卿卿不解的詢問道。

“崔以雲在哪裡?你和她是那麼要好的朋友,你一定知道她在哪裡的,對不對?”陸嘉木哀求的問道,天之驕子的他,第一次放下身段,那麼的懇求著一個人。

“我不知道,她要走的這件事情也並冇有和我提起。”白卿卿搖搖頭說。

“那你能猜到嗎?你們應該有聊到過想要去什麼地方吧?”陸嘉木追問道,他早就已經查過那天的航班,可是崔以雲改了名字根本無從查起。

“冇有,如果有,我也不會說,你是她費勁心思都想要逃離的人,我又怎麼能害她。”白卿卿冷靜的說道,隨後她縮縮身體,開口道:“天越來越冷了,好像說今天有可能下雪,你回去吧。”

“白卿卿,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能說?非要我跪下來求你嗎?”陸嘉木堅持的說道。

“你再不走,我先走進去了。”白卿卿轉身,看都不看陸嘉木,朝著裡麵走去。

“嘉木,白卿卿那邊,我會去勸的,你先回醫院,外麵太冷了。”戰墨深看不過去的,勸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