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狸貓,又是什麼太子?”白卿卿隻感覺到一頭的霧水,現在想的不是應該怎麼找到趙西野嗎?

就在白卿卿不解的十分鐘內,戰墨深安排鄒雯連忙從戰氏集團內找到一個女人送到九號公館。

白卿卿打量著麵前的女人,身材不錯,但是容貌有點可怕,隻見她的臉頰處有一道很深的刀疤,看著讓人覺得觸目驚心的。

“戰爺,這個按照您的要求,從戰氏集團保安部找到的人,她的名字叫做杜靈竹,曾經得過全國散打女子冠軍,得到全國跆拳道女子比賽第二名,以及各種省級獎盃獎牌。”鄒雯介紹道。

“嗯。”戰墨深將白卿卿拉到杜靈竹的身邊兩個人一起比較,接著開口道:“確實你們兩個人的身材有幾分相似。”

“杜靈竹是吧,我可以給你五百萬,你隻需要待會冒充白卿卿走出九號公館,我想鄒雯應該事先和你說過,這是一個有生命危險的任務。”戰墨深介紹道。

“是的,我知道,我願意去做,如果我能有幸回來那是最好的,如果我不能請戰爺把這筆錢交給我的爸媽,可以嗎?”杜靈竹條理清晰的說道,她實在是太窮太缺錢了,她的爸媽都在醫院裡躺著,都是植物人,正是急需要用錢的時候,她隻能用自己的性命去搏一搏。

“可以。”戰墨深利落的答應下來,他一向都是說到做到的。

聽到這裡,白卿卿也明白了戰墨深想做的事情,她有點感慨的看向那個叫做杜靈竹的女生道:“雖然這是一筆買賣,但我還是要謝謝你。”

話落,白卿卿朝著杜靈竹深深的鞠了一躬。

“不用客氣,給我一件你的衣服吧。”杜靈竹說道,既然要裝白卿卿,那就自然是要裝的夠像才行。

“嗯。”白卿卿帶著杜靈竹朝著樓上走去,之後的五分鐘還要給她簡單的化個妝,最起碼遮住她臉頰上的傷痕。

等到一切準備就緒已經是到和趙西野約定的時間。

杜靈竹頭也不回的朝著外麵走去。

“比起我們要在二十分鐘內找到趙西野那麼一個反偵察能力那麼強的人,倒不如是讓趙西野主動來找我們。”戰墨深建議道,這個辦法是他目前所能想到唯一的好辦法了。

“嗯。”白卿卿站在落地窗前,不安的看著杜靈竹的方向,儘管戰墨深在這附近佈置了不少的警力來控製局麵,但她還是很擔心。

杜靈竹帶著一頂帽子,寬大的帽簷蓋住她的大半張臉,她身材和白卿卿差不多,又穿著她的衣服,已經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

趙西野此刻就坐在一輛出租車上,至於出租車司機,早就讓他打暈了扔在一個偏僻的地方。

看到‘白卿卿’出來,趙西野用腳用力的踩向油門,直直的朝著那個方向衝過去。

這個是他目前能為上官靈欣做到的唯一的事情,隻有白卿卿一死,那她才能毫無阻力的嫁給戰墨深,嫁給她夢想中的白馬王子。

趙西野的眼眶是紅紅的,嘴角帶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