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卿卿聽到戰墨深那麼說,臉色陡然的嚴肅起來,他的病已經那麼嚴重了嗎?嚴重到半夜常常都睡不著覺。

看著白卿卿難受的表情,戰墨深心裡不是滋味,他開口道:“裴默應該都和你說過了吧?這個人現在是越發的冇有規矩,根本不聽我的命令。”

“他是為你好。”白卿卿如實說道。

“其實今天你給我開門那一刻,我就知道,你都知道了,一直故意的給我安排輕鬆的活,甚至今天還肯留我過夜。”戰墨深笑著說道,他就知道他喜歡的女孩子是最善良的。

白卿卿沉默著,她還以為她演的很好呢,原來小醜竟然是她自己。

“卿卿。”戰墨深突然的喊道。

白卿卿抬眸,靠著月亮的光線,看著戰墨深問道:“怎麼了?”

“很多事情我都安排好了,衛景檀不能坐牢,一旦她坐牢對戰氏集團的影響太大了,很多人會因此失業的,我隻能選擇把她囚禁在戰家老宅,你可以放心,她不會出來的。”

“還有戰氏集團執行總裁的這個位置,我打算是留給戰政,戰政是我堂哥,但是他的人品和能力我是信得過的,有他掌控戰氏集團,可以保戰氏集團榮華依舊,至於我的股份,我全部都寫在了你的名下,請原諒我,我真的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可以補償你的方式。”

戰墨深絮絮叨叨的說著,他真的好懷念這樣的時刻。

“閉嘴!”白卿卿不滿的打斷戰墨深的話。

“乖一點,讓我把想說的話說完,有些東西再不講可能會冇有機會,我不想那些話爛在我的肚子裡,伴隨著我的離開,一直都冇有說出口。”

“一切我都安排的妥妥噹噹,唯獨你,我不知道該交給誰,不過後來我也想通了,你是個堅強的女孩子,我不在了,你也可以生活的很好,你要答應我,不可以把自己封閉起來,如果有優秀的男孩子追求你,不可以拒絕,至於你人生的未來一半是誰,我想我不用憂心,玄冥是個負責任的哥哥,他會替我把好關的。”

“最後的最後,我能不能請你答應我一件事情,完成我的一個願望?”戰墨深誠懇的問道。

白卿卿望著戰墨深,等著他接下來說出那個願望,她確實不知道他有什麼願望,她覺得一個男人活到戰墨深這個地步,錢權都有了,還有什麼是得不到的呢?

“我想看一次你穿婚紗的樣子,我幻想過很多次,但是總覺得當你真正穿上婚紗的那一刻,一定比我想的要美無數倍。”戰墨深著迷似的說道。

“戰墨深,記住,一切都還冇有到最後的最後,我要把和裴默說的話,再和你重新說一遍,我不信這個世界上有難到我的病,你們戰家欠我的,不是靠錢可以還清的,你要受我一輩子的氣,我不讓你死,你就不能死。”白卿卿生氣的說,既然是出自玄氏一族的毒,那麼一定有可以解決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