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正在客廳裡說著話呢,看到徐管家急匆匆的走進來。

“戰爺,上官靈欣跪在外麵,說是有事要見您一麵。”徐管家如實說道。

白卿卿不解的看向戰墨深。

戰墨深同樣的有點懵,他和上官靈欣很長時間都沒有聯絡啊。

“去拿把傘來,我出去看看。”戰墨深開口吩咐道。

“是。”徐管家在玄關處撐起一把黑傘。

“你在這邊等著,我馬上就過來。”戰墨深說著朝著走去。

上官靈欣跪在雨裡,一道閃電落下來,她嚇得整個人瑟瑟發抖,滂沱大雨打在她的臉上,讓她都有些冇法睜開眼睛看清眼前的東西。

幾分鐘後,她看到一道欣長的身影,在雨中朝她走來,很快在她的頭頂上遮著一片傘,為她免去風吹雨打。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站起來說。”戰墨深語氣緩和的問,他對待上官靈欣還是有幾分不同的,畢竟幼時若不是她救他,可能他就葬身在火場裡了。

“墨深,你救救我吧,我的一輩子不能毀在我爸媽的身上啊!”上官靈欣哭著說道,她渾身的衣服都濕透了,緊緊的貼在她的肌膚上,臉也被雨水澆打著,顯得毫無血色,看起來楚楚可憐。

“有話慢慢說。”戰墨深上前一步,伸手把她拉起來。

上官靈欣在被戰墨深拉起來的時候看向客廳落地窗的方向,如她所想的那樣,有一道視線正看著他們,她索性腿一軟直接倒在戰墨深的懷裡。

戰墨深的眉瞬間皺起來,立刻和上官靈欣打開一定的距離。

“現在可以說了嗎?到底是怎麼回事?”戰墨深詢問道。

“是我爸媽,我爸媽怎麼可以做那麼過分的事,他們想要把我賣掉,賣給一個四十歲做房地產的男人!”

“墨深,我不想,我真的不想我的後半輩子都毀在那個男人的身上,你能不能救救我,收留我一段時間?”上官靈欣哭著說道。

“家裡房間少,恐怕有些不方便。”戰墨深為難的說,實不相瞞,其實他就是個妻管嚴,那麼大的彆墅怎麼可能出現房間不夠的情況。

“啊?”上官靈欣都有些覺得不可思議,他居然用那麼一個理由搪塞她。

“那我,那我怎麼辦?”上官靈欣傻愣愣的問,衛景檀說戰墨深最念舊情,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樣,這個男人最在意的分明是白卿卿的感受。

“如果你不想回家,怕被你爸媽抓走,我可以讓你住在裴默家裡,你可以放心,裴默絕對是個正人君子,還有你爸媽那邊我也會去溝通的。”戰墨深建議道。

“謝謝。”上官靈欣低聲應下。

“不用謝,我們之間本來就是朋友,就是應該互相幫助的。”戰墨深自認為幫助上官靈欣解決那麼一件麻煩的事情,心裡還是挺高興的。

“徐管家,你還愣著乾什麼,先送靈欣去裴默那邊,裴默那邊房間可多了,你想住哪一間就住哪一間。”戰墨深大方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