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戰政也懶得和白卿卿扯,直接看向裴默道:“裴默,你讓我放下所有事情過來,是來聽這種廢話的嗎?”

裴默抿抿唇,有些尷尬的看向白卿卿道:“白小姐,現在不是展示幽默的時候,您到底有什麼主意,趕緊說吧!”

“剛纔我說的話,你們都聽不到嗎?我讓你們什麼都不要做!”

“再過幾分鐘後,網絡上將要一條視頻流傳出來,是戰先生和那個女秘書的視頻,從上麵的行為來看,戰先生確實是在強姦那個秘書。”白卿卿開口道。

“還有視頻?那我們怎麼打得過這場輿論戰,那戰爺他——”裴默皺著眉,這次的事很明顯是有人給戰爺布的一個局,這個局就像是一個蜘蛛網將戰爺捕捉住,根本難以掙脫。

戰政的臉色同樣非常難看,如果一切真的和白卿卿說的那樣,不單單是戰墨深難以逃脫法律的審判,戰氏同樣要遭受致命的一擊。

“我希望你們可以相信我,我比你們任何人都不希望戰墨深出事,我會去救他,但是請你們給我三天時間,我會把這場仗打的漂漂亮亮的!”白卿卿充滿自信的說。

“白卿卿,你知道因為這件事情,現在戰氏每一天都虧損多少錢嗎?你讓我什麼都不做,難道就那樣乾瞪眼,看著戰氏虧損嗎?戰氏是我們父輩祖輩努力幾代人換來的結果,不能敗在我們這一代的手上!”戰政不放心的說。

“我有一個絕對可以贏的辦法,你有嗎?如果你的辦法就是控製輿論,和他們說說戰氏近些年做了多少慈善,那還是算了吧!”強硬的話說完後,白卿卿軟著語氣說道:“戰政,你可以把這三天虧損的錢記下來,我保證三天後,我將雙倍的賺回來!”

戰政看著白卿卿的目光堅定無比,他點點頭,不再說話。

等到他走出總裁辦公室的時候,發覺他真是魔障了,居然真的聽了一個二十歲的小丫頭調遣!

“總監,出事了!現在在各種社交軟件上都在流傳一個視頻,視頻當中是戰爺真的在強姦那個秘書!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出手乾預?!”戰政的助理急匆匆的走過來說道。

戰政有些吃驚,白卿卿是真的可以未卜先知不成,一切居然都和她說的一模一樣。

原本就有不少的網友在罵他們,現在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罵他們的人更加是絡繹不絕,更有人抗議說堅決不買戰氏的房,不去戰氏旗下的商場消費!

“不用管他們,讓他們罵。”戰政用舌尖抵著後槽牙,想了幾秒鐘後開口說道。

特助以為戰政能想出一個辦法,讓戰氏度過這個難關,誰知道戰政的做法居然是不處理!

“總監,您是認真的嗎?要是我們不去說,那這件事情會不斷的發酵,到時候可就控製不住了。”特助再三詢問道。

“什麼都不做,就等三天,那是戰墨深看中的女人,總該和其他女人不一樣啊。”戰政喃喃道。

因為戰政的不處理,加上顧北城在背後不斷的推波助瀾,這件事情被推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