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可是你說的,你不要覺得我是在開玩笑,我真的會發的,而且你要知道發出去,那可就收不回來了,戰墨深這一輩子都不要想著抬起頭來做人!”顧北城沉著臉再三的警告道。

“嗯,我都知道,你發吧,我從來不會做後悔的事。”白卿卿話落,掛斷電話。

顧北城看著已經掛斷的電話,臉色陰沉的像是可以滴出水來,心中一股怒火不斷的燃燒起來,他身份尊貴,身邊從來不缺主動送上門來的女人,唯獨白卿卿對他一直都是愛答不理的。

“啪!”顧北城氣急,直接把手機狠狠的摔在地板上,手機的液晶螢幕四分五裂。

坐在裡麵的幾個議員均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讓上一秒還是非常高興的顧先生下一秒大發雷霆。

丟下一眾議員,顧北城走到客廳,拿起座機撥通一個熟悉的電話。

“那個視頻給我發出去,今天我要讓所有人都看看戰墨深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要讓他徹底的從京都消失!”

白卿卿在和顧北城掛斷電話以後,直接前往戰氏集團。

她要去找一個人,一個在戰氏有絕對話語權的人,那就是戰政。

戰政的辦公室內,關於戰墨深一個又一個的輿論讓戰氏集團旗下上市公司的股票不斷的往下跌,此刻的他真是忙的焦頭爛額。

正在戰政要撥通一個警長電話的時候,裴默從外麵走進來。

“戰政總監,白小姐說想要見你一麵,和你商量戰爺的事。”裴默開口道。

戰政一挑眉,道:“白小姐?那個戰墨深從榕城帶回來的未婚妻?她和我能有什麼好聊的?裴默虧你還是戰墨深身邊最得意的助手之一,你現在該不會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個女人身上了吧?”

“戰爺以前和我說過,若是他不在,那就全聽白小姐的,所以戰總監,請您走一趟。”裴默堅持道,他知道他那麼做是有些蠢,可是從前發生過太多太多的事情,讓他也開始不自覺的選擇相信白卿卿可以把一切都解決的很好。

戰政起身朝著總裁辦公室走去,說起來他和白卿卿並冇有過多的交流,在他看來這個人不過就是一個花瓶,長得賞心悅目的,僅此而已。

戰政抵達總裁辦公室的時候,白卿卿正坐在從前戰墨深坐的位置上。

看著白卿卿,戰政居然有一瞬間的恍惚,竟然覺得白卿卿的氣場和戰墨深有幾分相像,一定是最近的事情太多,讓他頭暈眼花了。

“現在外麵一堆人等著我去安排,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快點說吧。”戰政不耐煩的說。

“戰政總監,我找你,是想讓你停止接下來要做的所有事,你現在可以放鬆一下,去睡個覺,吃個飯,都可以。”白卿卿平靜的開口道。

戰政用一種看傻子的表情看著白卿卿,裴默同樣有點不知所措,他還以為白小姐有什麼建設性的意見,誰知道她的決定是擺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