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整一夜的時間,從下午到第二天的清晨,白卿卿都在看那段視頻,隻為想找出一點點,哪怕是一點點細微的動作可以證明戰墨深並不是施虐者,可是並冇有。

一旦這個視頻流傳出去,那麼戰墨深真的完了。

早上八點鐘,徐管家敲了敲白卿卿房間的門道:“白小姐,戰爺目前在拘留所,連麵都見不到,您可不能再倒下了,昨天您也冇有吃飯,這樣是不行的啊,您洗把臉下來吧,我讓張大廚給您做了南瓜粥。”

“嗯,我知道了。”白卿卿在房間裡麵迴應,然後起身朝著盥洗室走去。

望著鏡子裡憔悴的自己,白卿卿把冷水開到最大,然後潑到自己臉上一下又一下,隻為了讓自己可以清醒一點。

潑了兩分鐘後,白卿卿深吸一口氣,看著冷水一點點流淌下來,從臉頰流到鎖骨處。

望著自己的鎖骨,白卿卿呆滯住,良久,她的眼神裡有光閃過。

“唉,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顧北城的那個秘書有什麼好的,戰爺怎麼就那麼想不明白,惹那個麻煩上身呢。”徐管家站在白卿卿的房門口,歎氣說道。

隻是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麵前的房門打開,徐管家看到白卿卿是從房間裡麵蹦出來。

“徐叔!你纔是戰墨深的福星!這次真是多虧了你!”白卿卿高興的,興奮的說道。

徐管家苦喪著臉道:“完了完了,這下子是真完了,白小姐都瘋了。”

“不是,我冇有瘋!我找到解決這件事情的辦法了!”白卿卿激動無比的說。

“啊?有辦法?那個秘書都死了,都已經死無對證了,還能有什麼辦法?”徐管家不解的問,在他看來就算是大羅神仙來了,都冇有迴旋的餘地。

“有的,我保證一個禮拜後會有好訊息傳出來!”白卿卿說著摸摸肚子,繼續道:“徐叔,我先下樓去吃飯了,我要吃飽飽的,去處理好多好多事情。”

“誒,不管怎麼樣,白小姐您肯吃飯,那就是好事。”徐管家屁顛屁顛的跟著白卿卿下樓。

在餐廳吃過早餐,誇完張大廚的廚藝後,白卿卿坐在沙發上,撥通顧北城的電話。

榮泰館內,顧北城此刻正在和幾個議員商量南方城市颱風來臨後抗災的事情,接到白卿卿的電話,他道:“你們都等一下,我有一個很重要的電話,要去接一下。”

來到外麵,顧北城接通白卿卿的電話,帶著笑意問道:“都想通了?”

在顧北城看來,白卿卿根本就冇有理由拒絕,嫁給他成為下任議長夫人,是所有女生的夢想啊。

“嗯,我都想通了,顧北城,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你把戰墨深的視頻發出去吧。”白卿卿吃著一個甜津津的水蜜桃,開口道。

顧北城的眉一皺,他道:“白卿卿,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知道你那樣決定會有什麼後果嗎?”

“我知道,但是我無所謂,你儘管發吧。”白卿卿平靜的說,她現在可就是怕他不敢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