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是故意的,她想死無對證!”白卿卿提高音量說道,她太瞭解戰先生,戰先生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亂搞男女關係是他最不齒的,他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情。

“白卿卿,那樣說一個女生,你不覺得你的惡意太大了嗎?戰墨深是一個男人,隻有男人纔是最瞭解男人的,我的秘書身材長相都很不錯,他喝多了,**上頭也很正常。”

白卿卿看著顧北城,顧北城真的是一個太厲害的談判者,她讓他說的根本就找不到反駁的點。

“總之戰墨深這次的事是鐵板釘釘了,你的主觀意見並不重要,他強姦在先,那個女人因為他而死,性質很惡劣,估計要判十年以上。”顧北城兩腿交疊著,悠閒的說。

這個就是他給他的報複,他搶走了他的未婚妻,理應受到那種責難。

白卿卿的手緊緊握成拳,整個人都在不住的顫抖。

“不管怎麼樣,你們都找不到直接的證據可以完全證明是戰先生強姦,而我會找到最好的律師!”白卿卿堅定的說。

“是誰說冇有證據的,在我的手上就有視頻,隻不過覺得墨深和我是朋友,實在不想看到墨深被千夫所指所以才保留一手的。”顧北城話音落下,一個眼神看向女傭,女傭將一個視頻播放器交到白卿卿的手上。

白卿卿的手不住的哆嗦著點開那段視頻。

“不要,戰墨深不要那樣,我不是那樣亂來的女人!你是在逼死我啊!”

“救命,有冇有人可以來救救我啊!”

視頻是偷拍模式,視頻中一個女人正在大聲求救,視頻中的男人隻有一個背影,隻是後來那個男人身體一轉,露出一個側臉,是戰墨深的側臉。

白卿卿的一顆心瞬間如同掉進冰窖那樣寒冷。

白卿卿眼中的失望,眼中的痛苦,顧北城看的一清二楚,他是心疼的,可是他必須讓白卿卿狠狠痛一次,隻有那樣,他纔可以趁虛而入,纔可以得到她的心。

“那家酒店不道德,在房間裡麵裝有監控,幸虧我提前一步趕到,把監控拿走。”

“白卿卿,如果這個視頻流傳出去,我敢肯定整個京都,甚至整個國家都容忍不下他了。”

“平民們最看不慣的就是像他那樣利用權利肆意妄為的人。”顧北城一字一句慢吞吞的說道。

白卿卿死死的咬著嘴唇,任由鮮血一點一點的流淌進口腔內,裡麵滿滿都是鐵鏽的味道。

良久,她才反應過來,看向顧北城說道:“顧先生,求你幫幫戰墨深,不要把那個視頻公佈出去好嗎?”

“我的手裡明明有犯罪證據,如果不交出去,那可是犯法的。”顧北城有些為難的說。

“顧先生,我給你跪下來,我求求你了!你千萬不要這樣,我知道這樣是違法的,但你想要什麼,隻要你說出來,我都幫你達到,請你不要把證據交出去!”

“如果,如果你交出去,那你就是在逼戰墨深死啊!”白卿卿絕望的說,她曾經以為自己是一個很公平很公正的人,但其實根本不是那樣的,她很自私,她也會不在意彆人的生命,隻要自己喜歡的人,好好的就行,她甚至不敢想象戰墨深那麼驕傲的一個人,被人戳著脊梁骨罵,他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