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你說,那我就相信。”戰墨深毫不猶豫的說。

“為什麼,那可是燕靜宜,你們不是很好的朋友嗎?”白卿卿可是一個記仇的人,記得非常清楚,剛纔燕靜宜說從前她吃飯都坐在戰墨深的旁邊。

“是啊,和她是很好的朋友,但你是我的未婚妻,纔是我最親近的人。”那點關係,戰墨深還是分得清楚的。

這是什麼爛解釋啊,但白卿卿聽到後,感覺心中悶氣消散開。

戰先生可真能哄女人,以前感情經曆肯定非常豐富。

腦海中想到那一層,白卿卿又有些不甘心起來,想她隻有十九歲,人生剛剛開始,卻讓他套牢。

“有點困了,你出去吧。”白卿卿悶悶的說,明顯是下逐客令。

戰墨深挑挑眉,為什麼一個十九歲的女生的心思,讓他一點都看不穿。

明明一開始白卿卿有些開心,可是轉眼間神色轉變,戰墨深不知道是說錯什麼。

“快點出去!”白卿卿提高音量說。

戰墨深最後帶著疑惑離開白卿卿的房間。

戰墨深離開後,白卿卿兩隻手撐著臉,思考著一件事情,究竟她是有什麼魅力可以讓戰先生心動?

隻是那個問題怎麼都想不通,最後沉沉的睡去。

白家彆墅內,蕭雲昨天從拘留所放出來,但白珠開心不起來。

白珠很後悔今天讓江逸去看白卿卿和餘錦文的比賽。

通過今天的比賽,江逸可能懷疑白卿卿其實是有醫術的,假設她千辛萬苦瞞住的真相通通曝光,那江逸還能看上她嗎?

白珠想到這兒,用力搖頭,不行,不能讓那一切發生。

如果說一開始白珠隻是想要白卿卿在學校受儘欺負,那現在白珠隻想白卿卿消失。

從房間跑出去,白珠來到奶奶的房間。

“奶奶,我們家你是最有主意的人,所以幫幫我吧。”白珠將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儘數告訴蕭雲。

“珠珠,那件事情交給我來,我一定不會再讓白卿卿礙到你的眼睛。”蕭雲幽幽的說,誰都不能阻止她的孫女嫁進豪門。

翌日清晨,白卿卿照常上課,快要走到教室,從窗邊看到所有同學都在注視著她,那狀態和第一天讀書想要捉弄她很像。

白卿卿有些躊躇,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進來吧!”崔以雲見她猶豫,朝她說道。

有崔以雲的那句話,就算其他同學很奇怪,白卿卿都不怕,大大方方的朝著裡麵走。

“砰!”

剛剛進去,隻聽到一聲巨響,接著好多綵帶從門上飄下來,飄在白卿卿的頭髮上,衣服上。

“白卿卿!學神!白卿卿!學神!”

“卿卿最棒!卿卿最颯!”

所有同學用力的呼喊著。

“你們這是做什麼?”將綵帶拿下來後,白卿卿有些無所適從的問。

“我們是你的後援會,是你的粉絲啊!從建校到現在,我們中醫科從來都是墊底的!但是白卿卿你可真是給我們長臉,昨天打敗了內科的餘錦文!”

“是呀!光是想到內科那些人吃癟的表情,都能讓我爽好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