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浩思皺著眉頭,道:“京都戰家,世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京都最神秘的家族,富可敵國,議長閣下都要給戰家家主幾分薄麵,奶奶突然說那麼高不可攀的家族做什麼?”

“戰墨深,他其中的一個身份,就是京都戰家這一任的家主,傳言殺人不見血,一句話可以顛覆整個京都商業圈的戰爺!”袁鬆月沉重的開口道,這就是她的外孫,這就是她二女兒嫁去的家族。

衛浩思的嘴唇逐漸張大,張到可以吞下一個雞蛋的程度。

“怎麼會呢,他,他是戰家家主?他居然是戰家家主!”衛浩思喃喃道。

難怪開元集團在榕城的城南開發案可以那麼順利的落到盛世集團的手中,難怪他和江逸聯手都不是戰墨深的對手,難怪奶奶對他那麼尊敬。

衛浩思悔,但是後悔有什麼用,悔的腸子都青了,都不可能重來,他這一生都註定與衛家無緣。

白卿卿還不知道戰墨深的身份,她慶幸有外婆出手幫忙,才讓戰墨深冇有做下錯事。

戰墨深和白卿卿抵達醫院是在二十分鐘後,兩人急匆匆走進戰凝夢的病房,發現裡麵一個人都冇有。

“怎麼回事,戰凝夢人呢?”白卿卿迷茫的問,然後拿出手機和衛霜發送簡訊,想要詢問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走廊傳來說話聲音。

“快點去頂樓天台看看,要出事了。”一個護士道。

“怎麼回事?天台有什麼好看的?”另外一個與她同行的護士,不解詢問。

“是一個車禍送來的病患,生的蠻漂亮,可惜兩條腿都廢掉,想要去洗手間,讓我們護士把她扛到輪椅上,但是偷偷乘電梯上醫院天台要跳樓!”護士八卦的回答著。

戰墨深聽到她們的形容,闊步走到走廊,一把抓住其中一個護士的手,那護士讓戰墨深牢牢的抓住,看到那樣一張英俊的臉,臉上浮出兩朵紅暈。

“先生,您有什麼事情嗎?”護士害羞的問。

“你們說的那個車禍的病患,叫做什麼?是哪個病房的?”戰墨深質問道。

“7035病房的,叫做什麼那真的不清楚。”護士將知道的都說出來。

隻是一個7035病房足以知道身份,那個要去跳樓的一定是戰凝夢。

戰墨深朝著天台趕去,白卿卿緊緊跟上。

天台積滿灰的門推開,戰凝夢坐在輪椅上,隻要她的手轉動輪子,那她將直接從幾十層高的樓摔下來,必死無疑。

戰凝夢的不遠處站著醫院的院長,站著衛霜,看著保安。

“卿卿,墨深,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易厲覺得很癢,我看戰凝夢冇有醒過來,就先去給易厲塗藥膏,想不到會發生這種紕漏。”衛霜愧疚的說。

白卿卿很焦急,但她知道不能全怪衛霜,人都有疏忽的時候,戰凝夢一心想死,一定可以找到機會溜出去。

戰凝夢看到戰墨深,迷離的眼神重新聚焦。

“哥哥,夢夢以後都不能走路了,夢夢廢了!”戰凝夢哭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