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卿卿攙扶著老太太來到餐桌,整整可以容納三十個人的圓桌,各色菜式,色香味俱全,白卿卿和戰墨深各自坐在老太太的兩邊。

“你們呀,不是我催,等到明年卿卿一到法定年紀就去領結婚證,然後給我生個曾外孫。”老太太笑眯眯的說。

“外婆!”白卿卿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她和戰先生的未來很漫長,她可不急在那一時。

“你看,你都叫我外婆了,那這身份可不得做實?”老太太說完白卿卿後,轉而又看向戰墨深說道:“墨深啊,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卿卿,那麼優秀的小姑娘,我可是聽說追她的人不少呢!”

一群人其樂融融的吃著年夜飯,隻有衛景山心中憋著一口氣,怎麼都不舒服,根本吃不下東西。

吃完晚飯,幾個小輩聚在一起。

“衛霜姐,我們來打會麻將吧。”一個衛霜的表妹說道。

“行啊,白卿卿和我們一起玩玩吧,以後都是老表,自然需要溝通感情。”衛霜的手搭在白卿卿的肩膀上說道。

白卿卿看向戰墨深,無聲的詢問他的意見。

“去吧,衛霜姐,那你好好教她,她輸多少都記在我的賬上。”戰墨深說道,衛霜是個直性子,而且有能力,不靠衛家,自己在榕城創建一家網絡遊戲公司,把一切都做的風生水起,戰墨深很欣賞她。

“我們墨深倒是真寵媳婦兒,不錯不錯。”衛霜滿意的說。

白卿卿是紅著小臉,讓衛霜拉到麻將桌上的。

老太太看著小輩們和諧相處的一麵,心裡十分舒坦。

“媽,您的有些做法,是不是有點過分?”衛景山走過來,坐在老太太身邊說道。

“哪裡過分啦?”老太太不解的問。

“我們不能太寒了浩思的心,畢竟將來衛家的一切都是要交給他的。”衛景山開口說道。

“你在說什麼胡話?什麼叫做衛家的一切是要交給他的,憑什麼要交給他?他有那個能力扛得起衛家百年清譽嗎?”老太太連續三個反問,透出對衛浩思的完全看不上。

“可衛家隻有他一個男丁。”衛景山無奈的說,數不清的私生女,偏偏隻有一個兒子,那些女人的肚子可真不爭氣。

“是誰說的一定要把衛家交到男丁的手上,照我看霜姐就不錯,正室的血統,能力強。”老太太用沉香木柺杖指著衛霜的方向說道。

“衛霜隻是一個女人,遲早都是要嫁出去的。”

“嫁出去又如何?在我這兒,不分什麼男女,能力強的,品德善良的,就能繼承衛家!至於這個衛浩思,想都不要想!”老太太今天也就直接把話給他講的明明白白,讓他不要再心存任何的幻想。

衛景山不說話,他明明有兒子,卻讓女兒繼承衛家,說出去那都要笑死人了。

麻將桌那邊,白卿卿幾圈打下來,完全是給人送錢去的,短短幾分鐘輸掉幾萬塊錢。

“卿卿,你的醫術出神入化,可是打牌的手氣是真不行。”衛霜笑著說道,然後似是想起什麼,問道:“聽說易厲和你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