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定老闆聽的到後,白卿卿有些不開心的看向戰墨深。

“戰先生憑什麼可以操控我的人生,替我做決定呢?”白卿卿嘟著嘴問道。

“因為不想你將來後悔,萬一在給寵物狗洗澡的過程中,讓他們咬到,萬一傷到你的手,那你以後怎麼拿手術刀!”戰墨深激動的說。

白卿卿有些心虛的垂下眸,原來戰先生是在關心自己呐。

“白卿卿,是我給你的錢不夠嗎?卡裡有幾十萬,但你每個月隻用一兩千,為什麼?”戰墨深不解的問,在他二十八年的人生中,白卿卿和他遇見的每一個女生都不一樣。

白卿卿抿抿嘴,她不想把要給戰先生買禮物的事情說出去,於是開口說道:“我就是想要體驗生活,靠自己的雙手賺錢。”

“等你大學畢業有的是時間可以工作賺錢,而不是現在,真不知道你的腦子是怎麼想的。”戰墨深教訓道。

她的腦子是怎麼想的?還不是想著給眼前這個暴龍驚喜,白卿卿在心裡碎碎念道。

不過白卿卿還是將真實的想法藏在心裡不說出來,在外麵打工賺錢的路是徹底斷絕,白卿卿有些苦惱,不知道去哪裡賺到禮物的錢,畢竟她看中的那個禮物可要幾千塊錢呢。

這個苦惱一直延續到她今天晚上去跆拳道館上課。

“白同學,聽說你在寵物店打工,讓戰師兄一通教訓?”

“話說戰師兄那麼有錢,你有什麼可作妖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甄錦拿著一瓶礦泉水走過來問道,其他女的隻怕都在家裡當闊太太了吧。

“甄錦大神是從哪裡聽說的?”白卿卿的小臉皺成一團問。

“裴默啊。”甄錦理所當然的說。

“果然,可惡的裴默,在他口裡有秘密可言嗎?”白卿卿無奈扶額,長歎一口氣說道:“唉,看來想給戰先生驚喜的事是不可能實現了。”

“你想給戰師兄驚喜?”甄錦問道,然後算算時間,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來了,再過一個月是戰師兄的生日!”

“是呀,但我冇有錢給他買禮物,我身上的錢都是戰先生給我,根本不是我的自己賺的。”白卿卿興致缺缺的說。

甄錦聽到她那麼說,看向整個跆拳道館,嘴角勾起一抹笑說道:“白卿卿,我有辦法可以幫你打工,而且戰師兄絕對不會發現!”

“什麼辦法!”白卿卿眼神一亮,抬頭激動地問。

“每天和戰師兄說要多練習一會兒,然後在我的跆拳道館打掃衛生,而且要洗那些彆人用過的跆拳道服,工資一個月五千,願意嗎?”甄錦問道。

“我太願意啦!甄錦大神我愛——!”白卿卿激動的說,那句我愛你說到一半,嘴讓甄錦捂住。

“白卿卿,你要是亂說話,我可是真的會被戰師兄揍一頓的。”甄錦害怕的說。

白卿卿眨眨眼睛,確定她不會亂說話,甄錦才把手鬆開。

“那我就說,甄錦大神,我敬佩您,我仰望您,您真是最好的師傅之一!”白卿卿笑著說,至於為什麼是之一,那是因為在她缺失的記憶裡,她模模糊糊感覺她是有一個教她醫術的師傅的,那個師傅很嚴厲,但是對她同樣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