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爺,我有很多話,想要和您說。”羅綺南說那話的時候一臉羞澀。

“說什麼?”戰墨深走進辦公室詢問道。

“從一早我就說過白卿卿不配您的喜歡,今天早上在墨軒榭,白卿卿甚至還和我說,您能給她的,易厲同樣都能給她。”

“我是孤兒,是您教我本事,可以說是給我第二次的生命,雖然我們相處時間不多,我不知道您喜歡什麼樣的女生,但是不管是什麼樣的女生,我都願意去嘗試,去改變,您看您喜歡長髮,那我可以學著將頭髮養長,您喜歡醫術,那我可以去學。”

“戰爺,您能給我一個陪在您身邊的機會嗎?”羅綺南哀求著說,可以站在戰墨深的身邊,早已成為她畢生的夢想。

“啪啪啪!”羅綺南說的動情,身後傳來鼓掌的聲音,她往後看去,看到白卿卿從另外一間休息室出來。

“羅綺南,這就是你所謂的回家拿東西?怎麼拿東西拿到盛世集團來了?”白卿卿一臉嘲諷的問。

羅綺南看到白卿卿,眉頭緊緊皺起來:“白卿卿,你,你管我做什麼?反倒是你,你來盛世集團做什麼,你不是和戰爺鬨翻了嗎?盛世集團不歡迎你,你出去!”

一直謀劃已久的表白讓一個自己一直嫉妒的人聽到,羅綺南的臉唰一下的紅,有些不知所措。

白卿卿淡笑著走到羅綺南的麵前。

“啪!”白卿卿的眼睛一眨都不眨,直接一個巴掌狠狠的甩在羅綺南的臉上,然後說道“你算什麼東西,盛世集團什麼時候輪得到你說了算?”

“還有你帶的這個是什麼東西,長髮蕾絲裙?在模仿誰呢?有冇有聽說過一個成語啊,叫做東施效顰!”白卿卿絲毫不留情麵的一把將她的假髮扯下來,露出她原本像男孩子的短髮,當初正是因為她的那一頭短髮,讓白卿卿覺得英姿颯爽,可是想不到她做出來的行為那麼的婊!

羅綺南的手死死的捂著她的臉,那頂假髮扯下來的時候,她的眼眶有些紅,那種感覺像是渾身的衣服讓人一下扒光。

但是白卿卿對她產生不了一絲一毫的同情,羅綺南在搶走她最重要的東西,那是她誓死都要守護住的東西,她覺得不管她做什麼,都不過分。

“白卿卿,你不要欺人太甚!”羅綺南低吼著說。

“這句話應該是我送給你的纔對,羅綺南,你不要欺人太甚,不要拿彆人當傻瓜,火鍋店和電梯失靈的事都是你安排的吧,在知道我和戰先生鬨翻以後,興致沖沖的跑來表白,真夠賤的!”白卿卿冷冷的說。

裴默站在一旁,簡直想給白卿卿鼓掌呐喊,白小姐可真硬氣,那架勢真的有種正宮娘孃的感覺。

“不是和你說過不要動手的嗎?”戰墨深不滿的說。

白卿卿聽到戰墨深的這句話,氣就不打一處來,滿是醋意的說道:“怎麼?難不成是看到人家和你表白,現在心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