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導演接收到了暗號,心領神會。

今天是打響他名字的重要一戰,絕對要一戰成神。

他目光越過了窗戶,看向了外麵婆娑的樹影,眼睛輕輕眯了起來。

下一刻。

鏡頭切成了遠景,螢幕上就出現了熟悉的倒計時。

陰森的花字浮在了螢幕上。

——“這次,女孩們又會看到什麼呢?”

“看”字還特意做上了流血的特效。

配上詭異的背景音樂,讓螢幕前的觀眾都汗毛立起。

下一秒,窗外的大樹下就出現了一道白影。

鏡頭拉近,隻見一個穿著白色裙子,黑色的長髮悉數披在了前麵的赤足女人站在那裡,正衝著秦、鹿二人所在的房間走來。

鹿靈兒饒是有心理準備,目睹這一幕時也不由得san值狂掉。

她清了清嗓子,“燕燕,我房間裡好像有充電檯燈,但是我不記得放哪裡了,我在櫃子找找,你在窗戶那兒翻翻好嗎?”

“好。”

秦冉冉聲音淡淡,聽不出喜怒,行動也比往日遲鈍了一些。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機器人,而且還是新出廠、在磨合期的機器人。

鹿靈兒心中想著嚇她的事情,冇有注意到這個小細節。

李憶唐注意到了。

他唇邊勾起了一絲淡嘲的笑容,“這演的也太敷衍了。”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剛好被坐在身邊的副導聽到。

副導後脊挺直,還以為他發現了什麼,有點心虛,看著彈幕上冇有人質疑鹿靈兒是演的之後,才舒了一口氣,目光重新落回了螢幕上。

此時秦冉冉已經走到了窗邊。

隻要她看向窗外,就會發現樹下的貞子。

所有人都等著她被嚇得尖叫的畫麵。

本該翻找櫃子的鹿靈兒甚至還特意回頭,就為了欣賞秦冉冉被嚇破膽的樣子。

如她所料,秦冉冉看向了窗外後,身子明顯頓了一下,整個人愣在原地。

鹿靈兒故意道,“房間有點悶,燕燕,你能幫我把窗戶打開嗎?”

鹿靈兒心道:

隻要秦燕靠近窗戶,窗外就會出現一個倒掛的鬼臉,而她則可以效仿秦冉冉之前在巴黎鬼屋一戰成名時的騷操作,把“鬼”玩得團團轉。

“好。”秦冉冉聲音依舊平淡。

可是,預料中的鬼臉並冇有出現。

鹿靈兒眉心擰在一起。

不對啊……

秦冉冉回頭,看向了她,“鹿小姐,不是找燈嗎?”

“找燈,找燈——”她擔心被秦冉冉看出破綻,心不在焉的打開了衣櫃。

“嘭——”

衣櫃裡,一個東西掉了出來。

她眉心擰了擰,她不記得在櫃子裡塞過這種東西。

她藉著螢幕微弱的光彎腰去看,就對上了一雙墨綠的眼睛。

是一隻死貓的貓頭!

“啊!”

瞬時間,尖叫聲響徹彆墅。

【臥槽!節目組怎麼回事?說好的高能預警呢?】

【我有一句優美的華國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這有點過分了,我一個人在寢室,根本不敢睡覺了!】

【怎麼會有死貓啊!感覺不像是節目組放的……】

副導在看到了貓頭的瞬間,也差點從椅子上害怕得跳起來。

這是什麼玩意!!!

周夫人膽子小,本來以為有節目組的倒計時提醒會好點,可是冷不丁卻出來一個貓頭。

她嚇得不輕,但是第一時間還是想到了三個孩子,擔心他們害怕。

周螢和周蒼嚇得鑽進了她的懷裡,像是受驚了的小動物。

這讓備孕多年卻遲遲冇有懷孕的周夫人泛起了母愛,輕輕拍著二人的頭,“不怕,不怕,都是假的。”

說話間,她有些擔心地看向了周若。

若若是小女孩,平時膽子比兩個男孩子要小,此時隻怕是嚇壞了。

卻不料,周若湊近了螢幕,盯著畫麵上的貓頭,用一種癡迷的語氣道,“真漂亮啊!”

周夫人:“??”這孩子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觀眾也被這種病嬌的語氣驚到了。

彈幕齊刷刷滾動著【有反派蘿莉內味了】

“若若,你不害怕嗎?”

周若眨了一下眼睛,一雙黑幽幽的眼睛帶著笑意,“為什麼要害怕,這是我送給鹿阿姨的禮物!你們看好不好看!”

眾人:“!”

用純真的語言說這種話,感覺更病嬌了是怎麼回事!!!

【這個小孩會不會有變態基因啊……電視劇裡都這麼演,白切黑放在現實裡也太恐怖了!】

【我已經開始害怕了……你們還記得剛纔那副畫的變化嗎,好詭異……】

周夫人顯然被周若嚇得不輕。

周珩握著妻子的手,看向了周若,“若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周若看到大家情緒不對,有些委屈了,“我……我聽說會有新來的阿姨住進來,所以就想送她禮物……就和秦老師一起做了毛氈,可是時間不夠了,就隻做了一個貓頭,眼睛是秦老師買來的寶石,我想給鹿阿姨一個驚喜,就偷偷放在她櫃子裡了,你們不覺得很漂亮嗎……”

原來是這麼回事?!

周夫人見周若委屈的小表情,小姑娘恐怕還以為大家不喜歡她的禮物呢,就心疼地拉過了周若,笑著道:“很漂亮,若若和秦老師做的禮物很好看,我們都很喜歡!什麼時候給我也做一個好不好?”

小姑娘破涕為笑,“嗯!”

周老見到這副和睦場麵,也欣慰笑了笑。

一時間,演播廳內其樂融融。

嘉賓們和觀眾知道了事情原委,沉浸在親情的氛圍中,可房間裡的鹿靈兒卻不知道。

黑暗中,鹿靈兒驚慌失措,嚇得一腳就踹飛了貓頭,然後聽到窗戶那邊有動靜,下意識看了一眼,就看到一個慘白的臉倏地貼在了玻璃上。

“啊!鬼啊!”

她也忘了這是節目組的安排,嚇得六神無主,想要奪門而出。

可走到門口,無論如何擰把手,門都打不開。

——門被鎖住了!

劇本裡冇有這一項啊……

就在驚恐萬分、接近崩潰的時候,她拿出了對講機,“導兒!我不演了,我不演了!你快打開門,我要出去!”

副導:“……”

露餡了!

他氣急敗壞,可是又不能表現出來。

剛巧這時周老夫人回來了。

她看著投屏,保養得當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訝異,“這是直播?怎麼看著像是在二樓鹿小姐的房間?”

“對。”一旁的工作人員解釋了整蠱事情的始末。

老夫人臉色忽然一變,“可是小秦老師怎麼會在?一個小時前我就讓司機送她回家了,現在她應該到家了纔對。”

老夫人的話順著對講機傳到了鹿靈兒的耳中。

話筒信號不好,斷斷續續的,最後發出了一聲刺耳的聲響,炸得人耳朵疼。

……一個已經離開的人,為什麼又會出現在這裡?

鹿靈兒意識到了什麼,眸子驟縮,臉上浮出了一絲驚恐!

.

.

阿瓜:看到這裡的小可愛們,感謝你們的不離不棄~最近作者身體一直不太舒服,所以就暫時改為一更了,會努力調養好身體,儘快恢複雙更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