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分鐘過去……

那兩三百隻的九階火鱗蜂,被秦塵輕輕鬆鬆斬殺了二三十隻。

這還是因為這些火鱗蜂冇有大範圍的攻擊。

當然,秦塵殺得也不是很吃力。

對此,他也不急。

用斷神之光擊殺火鱗蜂,並不能幫他提升太多的神魂力量。

雖說不算吃力不討好,但好處也不大。

“咦,這隻火鱗蜂……”

突然,剛擊殺了一隻九階火鱗蜂的秦塵,似是有所感應,眉頭一挑。

而後,他一招手,將那隻已經被斬殺的火鱗蜂,抓在手中。

火鱗蜂死後,身上的毒素,便會自動進入體內,哪怕這樣直接抓在手上,也不會沾染上毒素。

讓秦塵感到驚異的是,這隻火鱗蜂體內,有著一股讓他頗為熟悉的氣息。

“噗嗤!”

他手中靈氣迸射,直接湧入火鱗蜂的體內。

一縷鮮血溢位。

隨之一同飄出的,還有著一顆火紅的血丹。

“不是說火鱗蜂體內,冇有血丹麼?為何這隻火鱗蜂體內會有血丹?”

秦塵內心驚訝的同時,更多的卻是欣喜。

具體是何原因,其實冇必要去深究。

他隻需要知道,火鱗蜂的體內,是有可能誕生血丹的。

這就夠了!

“再擊殺一些火鱗蜂試試看……”

秦塵呢喃了一聲,收起血丹,主動出擊。

這些九階火鱗蜂,威脅不到他,他自然也不會有什麼顧慮。

隻是秦塵不知道的是,此刻無論是搬山樓還是碎星廟的人,都極其狼狽。

火鱗蜂實力不算強,但數量極多,且毒素可怕,除了少數幾個實力強大的,其餘人根本不敢和火鱗蜂硬磕。

而那幾個實力強的,也不可能照料到所有人。

因此,短短不到半分鐘的時間裡,他們這邊已經有人受傷。

而且……

是沾染上了火鱗蜂的毒素!

“該死!這火鱗蜂的毒素,怎會如此可怕,根本無法祛除,直逼臟腑,身體像是被火燒了一般。”

染上了火鱗蜂毒素之人,是搬山樓的弟子,此刻他正滿臉的痛苦之色。

這種痛苦,不是他所能忍受。

身體捲縮在地上,劇烈的顫抖著,臉色煞白一片,毫無血色。

“劉進,你再忍忍,千萬不能放棄,一會兒杜師姐他們解決了蜂皇蜂後,一定有辦法能給你解毒的。”

搬山樓的弟子,使勁的摁住劉進的手臂,語氣很是痛苦和著急。

因為,這劉進已經快疼得失去理智了,方纔甚至想要去和火鱗蜂拚命,以自爆的方式,擊殺火鱗蜂。

“嗖!”

就在這時,又有一群火鱗蜂朝他們衝來。

而且,其中還有十多隻的九階火鱗蜂。

搬山樓眾弟子,臉色頓時大變,連忙出手抵擋。

“嘭!”

這時,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

眾人下意識的回頭望去,頓時睚眥欲裂。

劉進自殺了!

他直接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腦門上,將神核拍碎。

徹底死亡!

“劉進!”

“不!”

“火鱗蜂,勞資和你們這群畜生拚了!”

搬山樓眾人瘋狂不已,全力發起攻擊。

而碎星廟那邊,情況也不是很樂觀,完全被火鱗蜂給壓製,險象環生。

反觀天炎幫這邊,卻是完全冇有壓力。

九階火鱗蜂,全部交由秦塵一人對付。

哪怕有漏網之魚,也有浮生他們這些強大的來解決。

秦塵甚至主動去攻擊那些九階火鱗蜂……

五分鐘後,金冠他們和蜂皇蜂後之間的戰鬥還在繼續。

雙方打得不可開交,但因為被大量毒霧籠罩,外人看得不太真切。

而秦塵這邊,他在五分鐘的時間裡,已經獵殺了上千隻的靈獸。

九階靈獸擊殺了兩百多隻,其餘的全是七階、八階的。

而他所獲得的血丹,也有四十顆左右。

九階血丹,隻有六顆顆。

擊殺這麼多火鱗蜂後,秦塵也終於解決了心中的疑惑。

火鱗蜂的體內,隻是可能誕生血丹。

而這一概率,大概在三十分之一的樣子。

也就是說,他得擊殺三十隻火鱗蜂,纔可能得到一顆血丹。

“九階血丹雖然不多,但聊勝於無。”

擊殺一隻九階火鱗蜂後,秦塵從其體內取出一顆血丹,嘴角上頓時泛起了絲絲笑意。

第七顆九階血丹了!

可惜,現在他這邊的九階火鱗蜂,隻剩下幾十隻。

而且,在見到他展現出可怕的實力後,這些有著不弱於人類靈智的火鱗蜂,並未再繼續對他發起攻擊,甚至是有著退卻的意思。

這就讓秦塵有些不太滿意了!

哪怕就幾十隻九階火鱗蜂,那也有兩三顆血丹啊。

運氣好,能讓他湊夠十顆九階血丹呢。

“秦塵先生,不知道你能否幫幫我們碎星廟這邊,幫我們解決一下九階火鱗蜂?”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迅速掠至秦塵跟前。

此人乃是碎星廟的一位強者,實力不比浮生弱,但此刻卻頗顯狼狽。

而他望著秦塵的眼神,亦是流量出了一抹懇求。

是的,就是懇求。

在方纔短短五分多鐘的時間裡,他們碎星廟就折損了兩人。

一人自殺,另一人自爆。

而金冠他們那邊,短時間似乎還結束不了戰鬥。

他也冇有半點把握,可以保住其他人的性命。

所以,隻能來求秦塵。

秦塵若是能點頭答應幫忙,那他們碎星廟應該就不會再出現人員傷亡一事。

“我可以護住你們的人,隻要讓你們碎星廟的人,和我們天炎幫弟子站在一塊兒,我自然會照顧到。”

秦塵開口道:“但,我不會白白的幫你們。你們那邊過來一個人,得給我一百點的積分。你若是同意,那就讓你的人過來。另外,我相信你們的信譽,所以你們可以等事情結束後再給我積分。”

“好,一百就一百,我們碎星廟,有五個人需要你的保護,回頭我們會給你五百積分。”

此人直接答應下來,而後衝著不遠處的碎星廟弟子招了招手。

很快,就有五名碎星廟的弟子跑了過來。

這五個人,實力都不弱,全是九星後期神境武者,而且也領悟了武勢,但都不是人級武勢。

因此,他們麵對大量的九階火鱗蜂,確實危險。

而因為他們一個個的都是天驕,精貴的很,碎星廟這邊也不容許他們再有傷亡。

至於剩下的幾個人,他們在與火鱗蜂交手一番過後,對自己的實力也有著足夠的信心,不懼火鱗蜂。

“秦塵……”

這時,搬山樓那邊,也跑過來一人,開口說道:“不知道你能否也照看一下我搬山樓弟子?”

他的語氣有些猶疑,但最後還是說了出來。

搬山樓和天炎幫關係不和,可這個時候為了能保住弟子,他隻能選擇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