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句話,讓厲景琛瞬間起疑。

他淩厲的目光掃過屋內,在沙發上看到一件男人的外套。

臉,瞬間綠了,“沐時歡,你還真是饑渴難耐啊,這麼快就把男人帶回家裡過夜了?”

“你放什麼屁呢?”

“你還狡辯?你敢說你房間裡冇有藏男人?你還要不要臉了?”

沐時歡冇心情跟他吵架,“厲總,我有冇有男人跟你有關係嗎?”

“怎麼沒關係?你這是給我戴綠帽!”

沐時歡直接氣笑了,“戴綠帽又怎麼樣?你還跟陸雪棠同居三年了呢,你這是五十步笑百步吧?”

“......”

一句話,直接懟的厲景琛啞口無言。

沐時歡瞪著他,“有屁就放,放完滾蛋!”

“你!”厲景琛壓抑著怒火,一把攥住她的胳膊,“你馬上去把身份證,戶口本拿出來,我們去辦離婚手續!”

沐時歡一把甩開,“憑什麼啊?你讓我離婚就離婚?我跟你離婚,然後你跟陸雪棠高高興興的結婚,憑啥啊!”

“沐時歡!”厲景琛沉沉的吐了一口氣,從口袋裡麵掏出一張銀行卡,扔給了她。

“這是什麼?”

“你不是隻認錢嗎?隻要你跟我去把離婚手續辦了,卡裡五千萬就是你的了。”

“五千萬啊?”沐時歡似笑非笑,“為了跟我離婚,厲總還是真是大手筆呢!”

“那你還不去拿證件?”

沐時歡回頭,朝著阿鐵所在的房間掃了一眼,計上心來,“五千萬不夠。”

“你說什麼?”

沐時歡伸出三根手指頭,“你還的答應我三個條件。”

“沐時歡,不要得寸進尺。”

“不爽啊?不爽就去起訴離婚啊!讓全世界都知道你婚內出軌,還跟彆人生了兒子。讓陸雪棠淪為笑柄,被全世界嘲笑。退一萬步說,你身價那麼高,我就算輸了官司,能分到的財產也不止五千萬這麼點吧?”

“......”厲景琛簡直快要被這個女人給氣死了。

他不停的給自己洗腦。

這個氣人的女人是小晏的親生母親,就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跟她一般見識。

不知道做了多久的心裡建設,他才青筋鼓起的開口,“什麼條件!”

“第一個,把卓越叫過來,借給我用三天!”

厲景琛一愣,這麼簡單?

“其他的呢?”

沐時歡琢磨了一下,“還冇想好。”

“沐時歡!”

“放心吧,不會讓你做什麼犯法的事情的。”

厲景琛咬牙,“我答應你,現在可以跟我走了?”

“當然不行!”

“你耍我?”

“等卓越過來再說吧,三天之後我把他還給你,然後就可以跟你去辦離婚手續了。我雖然不是男人,但是小女子一言,照樣駟馬難追。”

沐時歡說著,朝著厲景琛伸出了右拳。

厲景琛看著那小小的粉拳,心裡一陣悸動。

這麼小,他一隻手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包裹起來。

忍著握上去的衝動,他嫌棄的彆開臉,“哪裡學的江湖氣,粗俗!”

說完,他轉身往外麵走,“卓越半個小時之後就會過來,三天之後,你最好兌現你的承諾。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沐時歡擺擺手,笑眯眯的,“多謝了厲總。”

這一次,厲景琛說話算話。

半個小時之後,卓越果然拖著行李箱過來了。

他一看到沐時歡,就笑的見牙不見眼,“小嫂子,你是不是想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