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陳玄,李玉柱臉色立刻嚴肅了幾分,他吸了口氣,正要說話,不料那美女前台卻道:“小子,冇聽到叫你啊,我們大堂經理都來了,還不趕緊過來!”

李玉柱聽到此話,臉色都白了。

他大晚上從被窩裡過來,就是為了討好這個貴客,這女人竟然這麼對待這位貴客,不會是瘋了吧!

“我過來了,你要把我怎麼著?”

陳玄說道。

“你打擾了我們的貴客,還打我們的希頓大酒店的人,賠償醫藥費二十萬,然後在跪在地下道歉!”

美女前台趾高氣昂的說道。

現如今連李玉柱都來了,美女前台有了底氣,她知道李玉柱認識不少的人,一句話就可以叫很多的人過來,招招手就可以滅掉這個小子,還有什麼好怕的?

“啪!”

可是迴應美女前台的卻是狠狠的一記耳光!

這一巴掌,力氣用了不少,抽的美女前台的臉臉蛋,瞬間腫了起來。

與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之外,更為重要的則是,內心的驚訝。

“李經理,你打我乾什麼?”

美女前台一臉懵逼的說道。

“回頭纔給你算賬!”

李玉柱哪裡顧得上跟美女前台解釋,屁顛屁顛的來到陳玄麵前,恭敬的說道:“陳先生,不知道您的到來,實在是有失遠迎,實在是抱歉!”

此話一出,一片死寂!

蘇家人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保安也傻眼了,尤其震驚的自然當屬美女前台,她知道李玉柱有一定的背景與實力,就算是麵對一些身家過億的富豪,也不會露出這種狗腿子的模樣。

這年輕人到底什麼來曆,究竟值得李玉柱如此的巴結,擺出一副狗腿子的模樣?

“你是不是剛從被窩裡出來啊?”

陳玄眯起眼,打量了一下李玉柱。

李玉柱微微一愣,一臉錯愕。

“還有,你是不是剛剛纔和女人一塊親熱?”

李玉柱的眼眸再次睜大了幾分:“錯愕的說道:“陳先生,您怎麼知道的?您真的是料事如神啊!”

陳玄指了指李玉柱印有嘴唇印的臉蛋:“你自己拿鏡子照照,看看到底是不是有紅唇印。”

李玉柱臉色一變,猛地拿出了鏡子,照了照,果然就見到自己的左臉上,有幾個紅唇印。

剛纔出門太著急,壓根就忘了這件事。

“所以說,你是為了與女人親熱,所以將我安排的事情給忘了...?”

不等李玉柱解釋,陳玄就冷冷道。

一聽此話,李玉柱雙腿一軟,差點跪在地上,額頭冷汗如同瀑布一般流下。

天啊,完蛋了!

“我錯了!我錯了!是我不對,我不該為了一個女人而耽誤大事!”

李玉柱噗通一聲跪在陳玄的麵前,大聲哀求著。

希頓酒店,可是天海市數一數二的大酒店,待遇豐厚,比起其他酒店的大堂經理的工資起碼多一倍,他今年纔買的房,每個月都要還貸款,這份工作,絕對不能丟。

“好,我不跟你計較,不過,你要記住這個教訓,要是再出現這種事情,立刻給我捲鋪蓋滾蛋。”

陳玄冷冷說道。

李玉柱聽到此話,頓時鬆了口氣,如釋重負,他扶著地,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陳先生,多謝您大人有大量!”

“我這就給你們安排房間!”李玉柱額頭直流冷汗,趕忙伸了伸手。

“安排房間的事情不著急。”

陳玄微微一笑,看著李玉柱說道:“你的前台說了,要將我趕出去,希頓酒店的膽子不小啊,還有哪些保安,要廢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