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我們來晚了!還請恕罪!”徐天道鄭重的說道。

其他人也是一臉歉意。

他們猛趕慢趕,可是還是來遲了。

聽到這道聲音,馮莉眨了眨眼,從陳玄的後麵探出頭來,看著這些穿著名牌衣服,名牌手錶的人們,瞬間明白過來,這些人壓根就不是來抓他們的,而是陳玄請來的救兵。

話說,陳玄什麼時候認識了這麼多大人物?

雖然在場的他一個也不認識,但是馮莉能感覺到這些人氣場很強,絕對是天海市的大富豪。

不過,馮莉很快就明白了,陳玄這個傢夥一定是用了神秘年輕人的身份。

陳玄說道:“無妨,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已經讓那些殺手已經去巡捕房自首了。”

啊?

此話一出,所有人麵麵相覷,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陳玄是誰?

那是可以秒殺座山雕的存在!

所有人對於陳玄更加的欽佩!

“冇事都回去吧,我要回家吃晚飯了。”陳玄嗬嗬笑道。

所有人連連點頭,準備離開。

可這時,忽然徐天道攔住了陳玄,開口道:“陳先生,我有件事要給您說。”

陳玄看徐天道的模樣,似乎是很重大的事情,衝著藍藍說道:“藍藍,你先和姥娘去車上,我等會兒去找你們。”

“好!”

藍藍很懂事,很乖巧的跟著馮莉朝著車上走去。

“說吧,又出什麼事情了?”

陳玄拿出了煙,徐天道趕忙給陳玄點著,他看了眼徐天道,淡淡開口說道。

徐天道沉聲道:“根據我得到的訊息,在半個小時之前,省城梟雄天狼王釋出了訊息,要進軍天海市,併發出要滅商盟,斬下您的項上人頭...”

“天狼王?”陳玄皺起眉頭:“我好想不認識此人,和他冇有什麼恩怨。”

徐天道忙道:“天狼王,乃是省城梟雄,勢力很大,不過聽說最近加入了一個大勢力,另外據我所知,天狼王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座山雕的一奶同胞的兄弟,在聽到座山雕出事之後,立刻在江湖上發話了。”

“天狼王很厲害嗎?”陳玄眯起了眼。

“很厲害!”

徐天道沉聲道:“先不過天狼王本身的實力,就他手底下,就擁有三位武道宗師坐鎮,另外,他天狼王本身也是一位武道宗師,聽說當年一拳打死一位武道宗師。”

“我看也不過如此吧。”

陳玄微微一笑:“要是他們想來送死,那就儘管送死,不過在此之前,你要幫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情?”

陳玄的自信心讓徐天道稍稍有些安心。

座山雕就那麼強大了,天狼王那肯定更恐怖了,可是陳玄卻完全冇有當一回事,顯然是有著絕對的信心。

隻要陳玄有信心,他無條件的新任。

“幫我保護好我的家人。”陳玄眯起了眼,盯著遠方,冷冷開口。

這一次,徐天道已經提前保護了他的親人,可是還是被得逞了,這讓他感到不滿意。

“陳先生,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加強監控。”徐天道沉聲道。

陳玄微微點頭。

“早點回去吃飯吧。”

說完,陳玄將菸頭扔在地上,一腳踩滅,眨眼間,陳玄已經上了車。

片刻後,引擎轟鳴,車尾燈亮起,陳玄開著車返回了家裡。

在家裡,蘇雲溪擔驚受怕,一直想要給陳玄打電話,可是又擔心打擾到了陳玄,隻能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一旁的秋沫沫與蘇永強雖然勸著,可是他們也是滿臉擔心。

終於,房門打開了!

聽到了門外的響聲,蘇雲溪像是踩到了尾巴一樣,蹭的一聲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