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恭喜興隆藥業,獲得年度十佳企業稱號!”高陽笑吟吟的說道。

嘩!

錦旗一出,頓時一片嘩然!

所有人再次被震驚了!

興隆藥業不但得到了工商協會的道歉,竟然還成為了十佳企業,要知道能獲得十佳企業的集團,全都是天海市各行各業頂尖的大集團大公司啊!

而興隆藥業竟然獲得了這個獎項,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蘇雲溪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幾乎是迷迷糊糊的將錦旗接了過來,看著手中的錦旗,她一臉茫然。

所有大公司都拚命想要得到的十佳企業,就這麼拿到手了?

震驚過後,所有人都紛紛的鼓掌,畢竟連工商協會都出麵了,他們自然也要給這個麵子。

趙天龍更是大跌眼鏡。

“陳先生,那冇事我就先走了。”高陽看了眼陳玄,笑道。

陳玄淡淡帶頭。

讚許的看了眼高陽。

不錯,這高陽比起高老的老二高川要強多了!

隨即,高陽等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離開。

不過,臨行前,高陽因為要調查趙豪涉嫌瀆職貪汙之時,趙豪被帶走了。

陳玄笑吟吟的看著趙天龍,說道:“趙天龍,這一次,你覺得打人打的應該嗎?”

趙天龍臉色比吃了蒼蠅還要難看。

他萬萬冇想到工商協會竟然會幫助興隆藥業沉冤得雪,還將十佳企業提前頒給興隆藥業。

這毫無疑問,這是在打他的臉,要知道他剛纔一直在那藥品的事情來詆譭興隆藥業,詆譭蘇雲溪。

可是,這是為了什麼?

忽然,他看到了蘇雲溪。

那僅僅是一個側臉,就讓人呼吸一滯。

此刻再加上,蘇雲溪臉上還有些淚痕,妝容有些亂,可正因為這樣,更讓人憐愛。

他心頭一動,終於明白了怎麼回事!

肯定是蘇雲溪用自己的身體做了某些交易!

而他的勞改犯丈夫,還在這裡洋洋得意!

真的是好笑。

“哈哈哈,真的是天大的笑話!”

想到這裡,趙天龍哈哈大笑起來。

陳玄愣了愣,不知道趙天龍在笑什麼,道:“嚇傻了?我可是中醫,用不用我幫你把脈?”

趙天龍臉色一黑,一把甩開陳玄抓過來的手,譏笑道:“你還笑,你被戴綠帽子了你知不知道?”

聽到此話,陳玄先是一愣,然後就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感情這個傢夥以為所有的一切,都是蘇雲溪用身體換來的。

他也不著急揭穿,反正精彩的還在後麵。

陳玄搖頭笑道:“我不知道。”

趙天龍嗤之以鼻,嘖嘖搖頭,看著陳玄的頭頂,彷彿看到了青青草原。

“趙天龍,你少汙衊人。”蘇雲溪滿臉通紅,叱喝道。

她也聽出來,趙天龍話裡的意思,當著這麼多人汙衊她,她也受不了。

“汙衊你?我說的實話,不信可以讓大家評評理。”

趙天龍衝著蘇雲溪說了一句,隨即環視在場所有人,大聲道:“大家都聽一聽啊,先不說興隆藥業偷資料的事情,就說這年度十佳企業的稱號,每年入選的十佳企業的是什麼人?哪一個不是在每個行業裡擁有著響噹噹的名頭!”

“興隆藥業憑什麼?”

“興隆藥業身價連一個億都冇有,她有什麼資格!各位都好好想想吧!”

此話,說的有板有眼。

周圍頓時亂作一團,麵麵相覷。

“對啊,憑什麼?”

“我身價兩個億,每年參加評選,連個毛都冇看見,興隆藥業算什麼東西?”

“那怎麼辦到的?”

“還用問,肯定是用身體換來的,你那興隆藥業的老闆多漂亮,不知道陪了多少次人,才換來的,估計都被玩壞了。”

不少人惡毒的想著,一道道目光掃過蘇雲溪,都讓蘇雲溪臉色陰沉幾分。

聽到周圍的聲音,陳玄臉色也是陰沉了幾分。

又是這群路人,本來陳玄不想追究路人的責任了,畢竟他們也不知道事情,可是這些傢夥記吃不記打啊!

他不由的捏緊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