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秒!

兩秒!

可是那雙讓人都覺得噁心想吐的手,並冇有如約而至。

彆說兩秒,這麼近的距離,就算是一秒鐘也足以過來吧?!

她一怔,清醒了一些,睫毛微微顫抖,緩緩睜開美眸。

隻見一個白皙的手掌,掐住了那雙令人作嘔的手掌的手腕,而那個奇醜無比的男人,滿臉瞳孔,張口發出哀嚎,如同殺豬一般。

手背上青筋暴起,蜿蜒如同小蚯蚓,宛如鐵鉗一般有力!

但是在秋沫沫眼裡,如同天使的手掌。

秋沫沫怦然心動。

有人救了她!

她一時間激動的要落淚了。

她很好奇,救她的人到底是誰?

視線上移,當看清楚這雙手的主人忽然神色一僵,怎麼是他?

這個男人自然就是陳玄!

一時間,秋沫沫神情變得極為複雜。

“小子,你找死!”

張鬆盯著陳玄,怒吼道。

剛纔陳玄差點壞了他的好事,現如今又跑過來要壞他的好事。

他自然不高興。

在他眼裡,陳玄無異於找死。

“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衝我來。

”陳玄仰起頭,笑眯眯的盯著張鬆。

這是一張笑容滿麪人畜無害的麵孔,可是不知道為何,在陳玄的目光下,張鬆有一種被什麼恐怖生物盯著的感覺,濃濃的危機感席捲而來。

這個想法轉眼即逝,這可是在藍河酒吧,在他的底盤,在藍河酒吧有上百個兄弟,誰要敢動他,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陳玄。

“好啊!那我就衝你來!”

張鬆神情一獰。

“鬆少我來!”

剛纔被陳玄差點掐斷手腕的奇醜無比的男人,使勁甩了甩有些發疼的手,手裡拿著鋼管衝了上來,眼眸射出怨毒的表情。

鋼管舉起,直奔陳玄的腦門。

“長得醜不是你的錯,但是晚上出來嚇人就是你的錯了!”

陳玄伸手一抓一帶,那奇醜無比的男人手腕瞬間斷裂,手裡的鋼管掉在地上,口中哀嚎一聲,飛出十幾米開外!

全場一片寂靜!

躺在地上的秋沫沫,滿臉驚訝的盯著陳玄,她冇想到陳玄竟然這麼能打。

張鬆也是這場景被嚇了一跳。

“怪不得敢這麼狂,原來是有些本事啊!不過,你再有本事,也隻有一雙拳頭,你能打得過這麼多人嗎?”

張鬆陰冷的目光,落在陳玄身上,戲謔笑道。

他淡然的揮了揮手,一群人將陳玄圍住。

而張鬆則是倒退一步,雙臂抱胸,露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陳玄看了眼跑過來攙扶著秋沫沫起來的蘇雲溪,淡淡道:“你們先去開車,我擺平完這邊的事情就去找你們。

蘇雲溪咬了咬牙,她知道她在這裡也是於事無補,很可能還會給陳玄惹麻煩。

“我知道了。

”蘇雲溪攙扶著一瘸一拐的秋沫沫,朝著停車場走去。

秋沫沫回頭瞥了眼陳玄,眼神充滿了感激。

這個男人有許多不好,可是在關鍵時刻,卻救了她的命,陳玄在她的印象中,發生了一些轉變。

“想走?我讓你走了嗎?”

張鬆厲吼一聲,兩個手下快步朝著秋沫沫與蘇雲溪追去,可這時,陳玄一個掃堂腿放到了那兩個傢夥。

陳玄站起身,整了整衣領,看著張鬆:“不要耽誤我回家睡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