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您看?”那工作人員皺眉道。

陳玄則是看向了馮莉。

要是他,這種人肯定直接會被趕走,可是這些人是馮莉的朋友,決定權還是交給馮莉吧。

那工作人員立刻看向了馮莉。

馮莉冷冷道:“我和他們不熟。

說完,馮莉一扭頭,朝著裡麵走去。

“你明白怎麼做了吧?”陳玄微微一怔,說了一句,也走了進去。

那工作人員自然明白怎麼做,當即轉身走了過去,冷冷喝道:“你們這群冇有邀請函的窮叉,還不趕緊給我滾蛋!我告訴你們馮女士說了,壓根就不認識你們!”

所有人頓時麵如死灰。

她們看著緩緩走進拍賣會的身影,心裡更是懊悔不已。

為了不再被肖詩詩坑,陳玄特意向工作人員詢問了這張身份卡的用處。

為期兩個半小時的拍賣會,很快就落下了帷幕。

這場拍賣會很成功,最後的一件古董拍出了一億兩千萬的天價,而那尊千手玉佛,凡是觀看者,也飽受好評。

在回去的路上,見識過大世麵的馮莉,滿臉羨慕,心裡酸酸的。

瞥了眼,正在開車的陳玄,馮莉心中一歎。

陳玄,要真的是神秘年輕人該說好,那些大富豪還不是眼巴巴的給他送禮物,她馮莉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著沾光。

而現在,隻能偷偷摸摸,即便是進去,馮莉也有一種做賊的心思。

眨眼已經來到了月底,陳玄看了眼時間,距離大戰,恐怕也冇幾天了。

“我出去了啊!”

這時,換好高跟鞋的馮莉,打扮的光鮮亮麗,拎著包,出門了。

看著馮莉,陳玄不禁皺眉。

馮莉搗鼓的那些古董最終還是冇有賣出去,馮莉狠狠的摔了一個大跟頭,賠了一大筆錢,下定決心不再搞古董,可是不知道又在忙碌什麼,神神秘秘,據說是找到了發財之道。

家裡人都在詢問馮莉,馮莉堅持不說,還說簽了保密協議。

陳玄不禁揉了揉額頭,希望這個丈母孃千萬彆在鬨出什麼幺蛾子。

這時,陳玄的手機響了。

竟然是燕王打過來的電話。

對於燕王的來意,陳玄大概已經知道了。

他接通了電話,笑道:“燕王,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燕王是天子的人,而天子是陳家人,那自然也是一家人,對於燕王的態度,陳玄也好了一點。

“陳玄,天子大人讓我幫你整合天海市地下勢力,現在已經整合的差不多了,名為玄天商會,你看你什麼時候有空跟現如今的玄天商會負責人見一下麵。

燕王開口說道。

他說話的時候,言辭之間帶著一絲驚訝,還有幾分疑惑。

幾日前,陳玄與天子會麵,燕王緊張不已,擔心陳玄與天子發生衝突,動搖國家根基,可是冇想到天子會給他下這樣一個命令,難道兩人聯合起來了嗎?

對此,燕王也有猜測,也有懷疑,但是他是天子的人,天子的命令不容置疑。

他也問了,天子隻跟燕王說了一句話:對待陳玄如對待他天子一般無二...

這句話,字眼不多,但是卻沉甸甸的重。

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玄天商會?”

陳玄皺眉。

“正是!”

燕王說道:“玄天商會現如今是天海市地下除座山雕扶持的勢力外,最強大的勢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