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處座位上。

正好坐著一男一女。

那女人穿著一條昂貴的裙子,雪白的脖頸戴著一條白金項鍊,頭髮高高的盤起,更顯得端莊大方。

俏臉白膩,五官精緻。

這女人正是肖詩詩。

坐在對麵的男人,名叫劉東強,乃是劉家的少爺,劉家在天海市那可是和肖家一樣不顯山不漏水的大家族。

他也是西裝革履,頭髮鋥亮,看著女人的這副盛裝打扮,心裡更是十分激動。

哈哈哈,苦心人天不負,這個女人我追求了這麼久,終於願意答應他了!

不然,肖詩詩何至於穿的這麼隆重?

那男人一臉深情的看著肖詩詩:“詩詩,謝謝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你放心,以後我一定對你很好。

“劉少?你是不是搞錯了?我什麼時候答應做你的女朋友?”肖詩詩眉頭皺起,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不是?那你怎麼穿的這麼隆重?平時你都穿的很隨意。

”劉東強睜大了眼,有些吃驚。

“你可能搞錯了,今天我是準備和我男朋友見麵,之所以見你一方麵是想要介紹我男朋友給你認識,另外一方麵則是在告訴你,以後不要再約我了,我有男朋友了。

肖詩詩笑靨如花,可是每一個字都是那麼刺耳。

他的女神竟然有男朋友了!

劉東強臉色有些難看:“詩詩啊,你彆鬨了,你爸都說了,你最近根本就冇有交男朋友?”

肖詩詩笑道:“我爸怎麼知道,這是我新交的男朋友。

劉東強可是壓根不信:“詩詩,我知道你在騙我。

“不信,好,我男朋友馬上就要過來了。

”肖詩詩淡淡說道。

“好,那我就在這裡等著。

劉東強可是很有信心。

他一直都在追求肖詩詩,可是求而不得,於是就經常讓人派人跟著肖詩詩,可是也冇有聽說肖詩詩有男朋友。

“好啊,等著吧!”肖詩詩信心十足。

等了幾分鐘,遲遲冇有人露麵,劉東強覺得肖詩詩是在故弄玄虛,笑道:“詩詩,你男朋友怎麼還不來啊?”

肖詩詩也是皺了皺眉,心裡有些煩躁,於是想要給陳玄打電話,可是陳玄的電話怎麼也打不通。

劉東強見狀,更是哈哈笑道:“詩詩啊,彆鬨了,我信你了還不行啊。

肖詩詩看著劉東強的模樣,氣的不行,心裡埋怨著陳玄怎麼還不來。

就在這時,服務員帶著陳玄走了過來,輕聲道:“肖小姐,您的朋友到了!”

聽到此話,肖詩詩眼前一亮,迅速的站起身來。

劉東強微微一愣,也是扭頭去看,便看到了站在服務員身旁的男人,眉頭皺成一團。

陳玄正要開口,這時,肖詩詩笑吟吟的衝上來,一把抱住了陳玄的胳膊:“愛豆,你可算是來了,都讓人家等了很久,有你這個樣子的嗎?”

這聲音似嗔似怒,又帶著一絲撒嬌的意味。

可是這話,讓陳玄瞬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之外,還一臉詫異的看著肖詩詩。

隻見肖詩詩正在拚命的朝著他眨眼睛,陳玄就算是腦子再不好使,也瞬間明白過來,肖詩詩這是讓他當擋箭牌。

這可不是小忙吧?

不過,事已至此,陳玄也不能推脫了。

愛豆?還這麼親密?

聽到此話,劉東強瞬間臉色大變,一臉詫異的盯著陳玄。

這個男人真的是肖詩詩的男朋友!!

陳玄淡淡道:“我錯了,我錯了,下次我早點過裡。

畢竟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又是在演戲,肖詩詩也冇有很過分:“冇事,你來的正好,你永遠是我心中的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