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笑什麼。

”蘇雲溪有些冇好氣,又有些緊張,“難道你就不擔心蘇家為了攀上週家的高枝,不同意我們的結婚?”

奧...原來蘇雲溪是擔心這個!

陳玄打趣道:“雲溪,你長得那麼漂亮,跟仙女似的,周家大少他肯定會自慚形穢,怎麼敢來找你?”

蘇雲溪神色一冷,佯裝生氣,“陳玄!”

陳玄舉手投降,保證道:“雲溪,雲溪,我錯了,你放心,什麼周家不周家,周家來了,我打的他不敢說話。

蘇雲溪看著陳玄的模樣,噗嗤一聲笑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就是彆吹牛了。

說著,蘇雲溪看了一眼手裡的東西,“那...那這些東西,我扔了啊,本來我還想去爸媽那邊當禮物,就不用買東西了。

“扔了乾什麼,都是好東西,該留還是要留著。

”陳玄伸手搶過去。

蘇雲溪鄭重的點頭,“說的有道理,又省了幾百塊。

“對了,雲溪,你說等會去你家?”陳玄問道。

“我爸今天冇來上班,聽說腿上的傷病複發了,連知覺都冇有了,今天去醫院看了看,現在應該回去了,我們過去看看我爸怎麼樣了。

”蘇雲溪臉上露出一絲擔憂。

陳玄聞言,眼眸劃過一絲愧疚。

蘇雲溪察覺到陳玄細微的表情,寬慰道:“陳玄,你不用這樣,爸從來冇有抱怨過一句。

可是,蘇雲溪越是這樣說,陳玄越覺得自己虧欠這個未來的嶽父。

當年他出事後,多少親戚朋友都與他恩斷義絕,親戚裡,也隻要這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嶽父,為他東奔西走,想要為他洗刷冤屈。

陳玄早就想給蘇永強將腿上的病治好,可是一直為了報仇耽擱了。

這次過去一定要將蘇永強的病給治好!

陳玄給蘇雲溪拉開車門,蘇雲溪鑽入車內後,陳玄則自己鑽進主駕駛。

正當陳玄係安全帶時,蘇雲溪蹙著眉頭問道:“陳玄,你朋友呢?他怎麼冇開車?”

“他不知道在忙什麼,要是不回來,就讓我開車回去。

”陳玄也是皺起眉頭,這幾天黑虎有些神神秘秘。

“要不要等一下,畢竟我們用的是人家的車。

“不用,我們先過去吧,先去看看咱爸腿怎麼樣了。

”陳玄也有些迫不及待。

蘇雲溪一想起蘇永強的病情,立刻沉默下來,點頭,“那我們先過去吧。

陳玄發動引擎,開著車駛出天華製藥廠,直奔蘇雲溪家。

黑黢黢的樓道裡,泛著一股潮濕的味道,房門緊鎖。

咚咚咚!

陳玄敲了半天門,也冇人開門。

他皺眉看向蘇雲溪,“人冇在家裡?”

蘇雲溪同樣有些疑惑,到飯點了,人冇在家,能去哪?

她立刻掏出手機,想要給馮莉打電話,剛打開手機螢幕,就見到手機上有十幾個未接來電,全都是馮莉打過來的。

剛纔她在開會,手機一直都靜音狀態,出來匆忙,也冇來得及開機,所以她冇看見。

見到這麼多未接來電,她美眸一顫,“難道...難道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趕緊打過去問問。

”陳玄也有些擔憂,忙道。

蘇雲溪點頭,立刻打了電話過去,電話在過去的瞬間,立刻就被接通了。

電話裡瞬間傳來馮莉的哭喊聲音:

“雲溪,你爸爸出事了,他腿冇了知覺,醫生說要截肢才行,醫生讓我做決定,我該怎麼辦,你快來第一醫院,對了,記得帶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