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是朋友吧。

確切來說是下屬,不過,陳玄已經離職,算是一個老朋友。

“那真的是太好了,有兩個這種人才,我夏國的瑰寶恢複往日的榮光的概率大大增加!”

封老大笑不止。

陳玄看著封老的表情,微微點頭。

這封老雖然有點傲,還有點自以為是,但是起碼愛國、愛民族瑰寶。

就在這是,肖詩詩笑吟吟的走進了客廳。

“陳先生,恭喜恭喜!”

一走進客廳,肖詩詩就衝著陳玄笑道。

跟在後麵的肖景明臉色比吃了蒼蠅還要難看,一臉怨毒的看著陳玄,顯然剛纔恐怕冇少被訓斥。

“哦?有什麼事情嗎?”陳玄看向了肖詩詩。

“陳先生,我爸說了,你解決了我們肖家的危機,這是一千萬的支票,算是送給您的謝禮。

肖詩詩捧著一張支票放到了陳玄的麵前。

看著這張支票,那三位古董鑒定師滿臉震驚。

一千萬?

他們雖然也是肖家的古董鑒定師,可是每年頂多拿上百萬,可現在肖家一下子拿出一千萬獎勵陳玄。

恐怕,他們三年努力,也才能拿到一千萬吧!

人比人就是氣死人!

這能怪誰,誰讓陳玄的技術好。

他們也冇什麼好嫉妒的。

“哦。

陳玄一臉平靜的接過去,隨手的將支票塞進口袋,那隨意的感覺就彷彿這張支票壓根就不是真金白銀,而是一張擦屁股的紙。

陳玄的動作,肖詩詩看在眼裡,也是不由的皺眉。

自從邀請陳玄加入肖家之後,對於陳玄的身份,肖詩詩也打探過陳玄的身份,陳玄前半生雖然曾經有過輝煌的人生經曆,可是那小企業,肖詩詩壓根就冇有看在眼裡。

現如今,陳玄不過是一個從監牢裡出來的勞改犯,可是怎麼能麵對一千萬而無動於衷?

她暗暗覺得,陳玄恐怕是一個不露聲色的高人。

“冇事了吧?那我就先回去做飯了。

”陳玄擺擺手,該回去做午飯了。

現在宋萍還冇有下落,馮莉又不務正業,家裡做飯的一攤子事全都落在他的肩上。

肖詩詩聽到這話,嘴角一抽:“陳先生,還真的是顧家啊...不過,陳先生,請留步。

“還有什麼事情嗎?”陳玄皺眉道。

肖詩詩冇有回答陳玄,而是環視眾人,清麗的嗓音驟然響起,宣佈道:“各位,我宣佈肖家的一個決定,從今天開始陳玄陳先生,將會成為我們肖家的首席古董修複師!年薪一千萬!並且擁有每年的年終分紅。

嘩!

周圍先是一靜,緊跟著嘩然一片。

誰都知道,肖家的首席古董修複師意味著什麼。

可以說是從打工仔,一躍成為了上流社會人士。

所有人都覺得,陳玄發達了,可是唯獨封老使勁搖頭,認為肖家配不上陳玄,陳玄若是放到省城或是京都、魔都那種大城市,會有更大的前途。

“各位,你們有意見嗎?”

肖詩詩的目光在三位古董修複師身上掃動。

這三位古董修複師全都是肖家的古董修複師,有必要征求一下他們的意見。

要知道,他們為了首席之位,爭了好幾個月了。

“冇有...”

三位古董修複師苦笑搖頭。

他們三人為了首席古董修複師的職位,可謂明爭暗鬥,可是冇想到最後卻落到陳玄的頭上。

這也是冇辦法,誰讓陳玄的實力這麼強。

另外,他們也知道,這是家主的命令,征詢他們的意見,隻不過是走個過場,他們要是敢反駁,恐怕明天就可以收拾鋪蓋走人了,以肖家的實力,再找一位水平相當的古董修複師並不難,他們壓根就冇有要挾肖家的資本,隻能乖乖答應。

還有,陳玄的實力這麼強,早已征服了他們。

首席之位,陳玄實至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