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老身後的那綠裙女孩睜大了美眸。

她還是第一次見有人敢在自己爺爺麵前這麼狂的。

“你個鄉巴佬,今天我就讓你見見世麵!”

肖景明擲地有聲:“封老,乃是鼎鼎大名的文玩協會的常任理事,在各大古玩店都掛名,曾經鑒定過不下百次古董,無一例外,全部說中,而且還是著名的古董修複師,就在去年還受邀去故宮之中,修複過文物!”

肖景明每說一句,封老的下巴就微微抬起幾分,滿臉榮光,趾高氣昂。

到了最後,那下巴抬得,鼻孔就要朝天上了。

其他人都聽的目瞪口呆。

那些名頭不算,特彆是到了最後,去故宮修複過古董,那足以證明封老擁有十分強橫的實力!

就連肖家供奉的幾個古董修複師看封老的眼神充滿了恭敬,連連作揖。

“你個臭乞丐,你比得上封老嗎?”

肖景明眯起眼,盯著陳玄。

陳玄嗤笑道:“很厲害嗎?但是這些名頭可以修複好清明上河圖嗎?”

“大言不慚!”

肖景明鼻子都差點氣歪了。

肖詩詩也是愣住了,冇想到陳玄會說這番話。

肖景明嗬斥道:“就你這種人連給封老提鞋都不配,還敢在這裡口出狂言,趕緊給老子滾出去!”

陳玄搖頭笑道:“那我就當學習學習。

“你想要偷師?滾蛋!”肖景明嘴角一勾。

一群保安要衝過來,將陳玄趕出去。

這時,封老突然擺了擺手,開口道:“算了,就讓他留下吧。

一群保安的動作戛然而止,扭頭看向了肖景明:“肖少...”

肖景明低聲道:“肖老,萬一這個傢夥偷師,該怎麼辦?”

“哼,有些東西,是偷不了的。

”封老輕蔑的瞥了眼陳玄,自信滿滿。

一聽這話,肖景明更是心存敬畏,趕忙阿諛奉承:“封老啊,真的是大度。

扭頭,肖景明又狠狠的叮囑陳玄:“封老讓你留下見證奇蹟,你應該心存感激,要是封老在修複清明上河圖,你要是胡說八道,打擾到了封老,看我不弄死你!”

陳玄淡淡一笑。

封老身後的綠裙少女,詫異的看了眼陳玄,吐了吐香舌。

看來又是一個自大的傢夥啊。

“事不宜遲,趕緊上清明上河圖吧。

封老趕忙說道。

肖景明揮了揮手,有個人搬著一個方方正正的紅木盒子放到了大廳中間的幾張八仙桌拚成的長桌。

紅木盒子很精緻,雕刻著花鳥蟲魚,牡丹荷花,那雕工非同凡響,一看就出自名家之手,也足以見證肖家古玩世家的底蘊。

就連一旁的封老在見到這紅木盒子之後,都連連點頭:“這紅木盒子,出自徐工之手啊,放到市麵上,起碼價值幾十萬。

這徐工是一位天海市出名的工匠。

“封老,果然慧眼如炬。

肖景明趕忙誇讚。

隨即,他趕忙揮手讓人打開紅木盒子。

紅木盒子內,躺著半幅畫卷,破破爛爛,剩下的半幅畫卷,全都被撕成巴掌大小的碎片。

即便如此,殘卷之上的圖案,古樸沉重的氣息迎麵而來。

“暴殄天物啊!!”

“哪個傢夥竟然這麼狠心,竟然將如此珍寶,弄成這般模樣,真是個挨千刀的!”

封老見狀,死死的抓住紅木盒子,老眼通紅的盯著紅木盒子裡支離破碎的盒子。

顯然,這位封老對於文玩古董,也是極為珍惜。

何況這清明上河圖乃是國之瑰寶!

“封老節哀!”

肖景明趕忙勸說,生怕封老一激動將他自己給送進了醫院。

“爺爺,還是先看看能不能修複吧!”

那綠裙少女給封老遞上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