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老太太一陣疑惑。

這時,馮玉突然靈機一動,衝著旁邊的馮國棟道:“爸,不會是林少為了感激咱們給他介紹對象,所以特意請了林茂平來給奶奶祝壽吧?”

馮國棟微微一怔,不禁搖了搖頭。

林少或許可以不以身份論尊卑,與馮玉玩到一塊,可是林少絕對不會請的動林茂平來馮家,林茂平是何等的身份?

可若不是這樣,又難以理解林茂平的到來,難道真的被馮玉說對了?

此刻周圍很安靜,馮玉的這番話立刻引起了馮老太太的注意,馮老太太好奇的問道:“馮玉,你說什麼?”

馮玉吸了口氣,於是將她心中所想告訴了馮老太太。

馮老太太覺得很有道理,衝著馮國棟趕忙道:“國棟,快,還不趕緊去迎接!”

馮國棟硬著頭皮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林遠與林茂平西裝革履的已經走了過來,馮國棟連忙叫道:“林總,林少!”

林遠趕忙指著馮國棟介紹道:“爸,這位是馮國棟,也是蘇雲溪的舅舅,昨天晚上出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我請我爸一塊來給馮玉的奶奶祝壽!”

林遠說的冇錯,昨天出的那檔子事,讓林遠始料未及。

事後,他感到有些懊悔,於是想要通過此事來進行彌補,另外一方麵,他準備趁機將蘇雲溪拿下!

他求了半天,林茂平才肯過來。

馮國棟一聽這話,激動的那點跳起來。

這林茂平雖然不是完全衝著他來的,但是昨天那件事他女兒也摻和其中,也算是為了他女兒而來。

他不但臉上有光,還能獲得馮老太太的獎勵!

馮國棟點頭哈腰,滿臉訕笑道:“林總能親自過來,實在是讓我馮家蓬蓽生輝,裡麵請,裡麵請!”

林茂平沉著個臉,點了點頭,看起來派頭很大。

林茂平昨天負責治安,被凍了個半死,今天聽說那些大人物有大事要去辦,似乎要去討好陳先生,可是這件事也不帶著他,說是他惹了陳先生。

這小鞋穿的,林茂平十分難受。

馮國棟不知道林茂平的心思,以為大人物這麼高冷,也冇當回事,趕緊將林茂平與林遠迎了進去。

林遠悄悄的走到了馮國棟的身邊,將自己想要向蘇雲溪求婚的計劃,說了出來,馮國棟當即答應下來。

“媽,林總和他的兒子來給您祝壽!”

馮國棟率先走上前,笑眯眯的說道。

“好好好!”

“國棟,不愧是媽的好兒子,連林總這種大人物都能請來!那三室一廳的房子歸你了!”

馮老太太興奮的一連說了三個好字。

聽到彆墅的事情,馮若雪也是羨慕的要死。

她家大業大,雖然不在乎房子,可是這是麵子的問題。

“馮老太太,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林茂平與林遠微微躬身,算是給馮老太太祝壽。

馮老太太趕忙站起身來,也不知道是不是激動的,三步並作兩步,衝上前來:“林總和林少能來,我馮家祖墳上冒青煙了!”

“馮老太太客氣了,我以前也久聞你的大名。

”林茂平客氣了一句。

馮老太太頓時覺得滿臉紅光。

馮國棟有心討好林家,靈機一動,又開口道:“媽,其實林總和林少來,還是為了另外一件事。

“哦?什麼事?”馮老太太蹙眉問道。

馮國棟笑道:“媽,你有福氣了,林少看上了雲溪,想要您做主讓蘇雲溪離婚,改嫁林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