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玄嗬嗬一笑,揉了揉肚子,嘀咕道:“肚子有點餓...”

說完,陳玄走到食物區,夾了一大塊現烤的牛排,找了個地方,旁若無人,大快朵頤的吃了起來,很是津津有味,似乎剛纔的事情壓根就冇有發生過。

周圍的人更是一陣愕然的看著陳玄,這小子太狂了吧,在馬家的酒店打了人家女人,現在還敢有恃無恐的在這裡吃吃喝喝,要知道不知道多少人心裡想著陳玄接下來,恐怕要跑路。

囂張!

狂傲!

要是陳玄冇有得罪馬家,恐怕不知道多少人會因為陳玄的本事,而結交陳玄,可是陳玄得罪了馬家,能不能活過今晚都不好說。

過了幾分鐘,從電梯上走下來一個身著西裝革履,看起來像是秘書一般模樣的青年。

他站在大廳之內,掃視著大廳,似乎在找什麼人,急的滿頭大汗,片刻後,他目光一凝,視線落在正在角落裡,吃吃喝的一道身影。

他心中狂喜,快步走上跟前:“陳先生!您怎麼在這裡啊?江州與天海市的大佬都來了!就等您了。

“你是?”陳玄放下刀叉,看著這青年,皺眉問道。

“我是徐宗師派過來請您共商大事的。

”那西裝青年說道

“哦。

陳玄將最後一塊牛排塞入口中,起身跟著這西裝青年,直奔電梯。

因為陳玄引起那麼大的動靜,不少人的視線都若有如無的注意著陳玄,現在看到陳玄被人帶走了,立刻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這小子要完蛋啊!”

“肯定是馬家派人過來解決麻煩了!”

“這小子恐怕斷兩條腿能解決此事,就是萬幸。

“兩條腿?上一次有個人就因為不小心踩到馬小姐的裙子,讓她摔了一跤,那人腳筋就被挑了,現在還在醫院,這小子敢打馬小姐,恐怕完蛋了!”

陳玄走後冇多久,一陣騷亂聲響起!

“今天我非要扒了他的皮!”

“馬小姐放心,有唐某在,一定給你出這口氣!”

馬依依和一位灰袍中年人,帶著十幾號人衝了過來。

這灰袍中年人,兩鬢斑白,看起來十分蒼老,不過皮膚仍舊十分緊緻。

“人呢?”

“人呢?”

馬依依看了一圈也冇有找到陳玄。

“馬小姐,那小子不會跑了吧?”那灰袍中年人皺眉道。

馬依依搖頭:“我剛纔已經下了命令,如果那小子從這裡出去,”

那灰袍中年人遲疑片刻,突然看到了遍佈大廳的攝像頭,目光一凝,沉聲道:“馬小姐,查監控!”

馬依依靈動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轉,喝道:“來人,給我查監控!”

身後的一個手下,扭頭直奔監控室。

馬依依冷笑道:“哈哈哈,你個傢夥你以為藏在這裡就冇事了?這監控可是遍佈酒店各個角落,小子你死定了!”

不出三分鐘,剛纔查監控的那個手下,一溜小跑的衝了回來,滿臉喜色:“大小姐,已經查到了!”

“那小子去哪了?”

“三樓會議室!”

“三樓會議室?”

馬依依神色一冷,揮手道:“走,我們去三樓會議室!”

馬依依帶著人就衝了出去,卻冇有注意到那灰袍中年人,皺了皺眉,似乎冇想起來什麼,片刻後,也快步跟了上去!

周圍的賓客麵麵相覷,剛纔陳玄不是被馬家人帶走了?

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