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尼瑪的,老子可是川府樓的VIP,你特麼快點。

”蘇宇濤有些不高興。

昨天拿下了興隆藥業,他第一件事就是憑著興隆藥業的資質,去川府樓辦了會員,這纔有資格來這裡裝叉。

“來這裡哪一個不是川府樓的VIP,一個開破奧迪的,你以為你是誰啊?給我乖乖等著!”那保安麵露鄙夷。

奧迪A6L放到普通人家也是相當不錯的車了,但是在這裡,就是最底層的存在。

“宇濤,給我往前擠!”

蘇婉瑩也是囂張跋扈。

“坐好了,姐!”

蘇宇濤點了點頭,打著方向盤,就要硬闖,可這時,一輛跑車衝了過來,蘇宇濤一個急刹車。

後邊開跑車的開罵了,那保安也開罵了,甚至還衝過來,敲窗戶:“小子,你特麼彆亂闖,我告訴你,那是限量款的蘭博基尼,一千多萬,要是颳了蹭了,就等著賠錢吧!”

蘇宇濤準備罵人,扭頭一看,還真的是一輛蘭博基尼,心頓時涼了半截。

臥槽,颳了蹭了,一塊漆就要好幾萬。

他立刻蔫了。

“那是蘭博基尼,價值上千萬!”

蘇婉瑩倒是要說話,不過被蘇宇濤給攔住了。

此話一出,如同給蘇婉瑩潑了一盆涼水,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切,兩個吊絲,還真當自己是富豪啊。

”保安見狀,鄙夷的說著。

蘇宇濤與蘇婉瑩姐弟二人氣的差點吐血。

就在這時,保安似乎看到了一輛國產車開了進來,他定睛一看,臉色劇變,這車牌號,不正是剛纔隊長在對講機裡交代的貴客啊!

這位貴客,據說是大老闆親自交代下來的,來頭大了去的,這保安可不敢慢待,撇下蘇宇濤與蘇婉瑩這兩個吊絲,屁顛屁顛的就衝了過去。

“老子惹不起蘭博基尼,還惹不起你個臭保安?”

蘇宇濤一咬牙,就要開罵,卻看到保安跑了,他看了過去,卻見到那保安跟後麵一輛國產車的司機說了幾句什麼,那一副狗腿子樣,跟見到他爺爺還要親。

很快,那輛國產車就從VIP通道,長驅直入,連排隊都不用排隊,直接來到了停車場。

排隊的不乏寶馬奔馳還有跑車,這輛國產車開過來,顯得極為的突兀。

“那是不是陳玄與蘇雲溪的車?”

蘇婉瑩看到了那輛國產車,不由的叫了一聲。

“還真的有點像,不過怎麼可能,那倆窮逼隻配去吃麻辣燙。

蘇宇濤扭頭也看了過去,先是一愣,隨即鄙夷的說著。

“也是。

蘇婉瑩附和一聲,但是多看了一眼。

“臥槽,憑什麼那輛國產車都能進,我們不能進!”

蘇宇濤見到保安走過來,衝著保安大吼大叫。

“那是我們老闆的貴客,你若是能跟我們老闆攀上交情,你也可以從那裡過。

”保安嗤笑道。

蘇宇濤一聽這話頓時泄了氣,隻能乖乖的在這裡等著。

川府樓背後的老闆可是十分厲害,哪裡有他說話的份。

直到蘇宇濤和蘇婉瑩餓的前胸貼後背,纔有機會停下車,走進了川府樓。

來的路上,蘇婉瑩與蘇宇濤二人心潮澎湃,十分激動。

幻想著,在川府樓結識富婆和富豪,他們姐弟二人扶搖直上!

可現在被餓的,頭暈目眩,心裡隻有一件事,那就是趕緊吃飯!

剛走進去,蘇婉瑩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彆看蘇婉瑩在蘇家囂張跋扈,其實就是個就會窩裡橫的傢夥。

她知道能出入這裡的,全都是非富即貴的富豪,要是得罪了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她忙點頭哈腰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堂姐,你倒是挺客氣啊!”

熟悉的聲音,讓蘇婉瑩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