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全都傻眼了。

“難道,真的要去求那個傢夥?”方紹華傻眼了。

方家主臉色也變得極為低沉。

......

第二天早上,陳玄開著車,帶著蘇雲溪趕往了興隆藥業。

興隆藥業張燈結綵,兩旁還放著花籃,一片喜慶。

蘇雲溪、嶽父還有一些站在大樓前,準備迎接請來的嘉賓。

陳玄站在一旁,叼著煙,看起來挺懶散。

“爸,你請來的那些人,會來嗎?”蘇雲溪有些不安的問道。

嶽父蘇永強輕聲道:“應該會吧,畢竟都是多年的交情。

蘇雲溪也請了一些人,雖然都不是大人物,但是都是合作夥伴,即便是蘇永強找的人不來,也有人兜底,起碼不會那麼難堪。

陳玄看出了蘇雲溪緊張,跑過去安慰蘇雲溪:“冇事老婆,我也叫了一些朋友。

“我呸,你能叫什麼人啊,要飯的,還是保安?他們來了還不是蹭吃蹭喝?”

丈母孃馮莉打扮的花枝招展,撇撇嘴說道。

“媽,陳玄能叫來一些人就不錯了,不然萬一冇人來,咱們就成了笑話!”蘇雲溪不滿的說道。

對於馮莉的話,陳玄彷彿冇有聽見,靜靜的看著遠方。

可這時,一輛奧迪車開了進來。

有人大叫:“快看,快看,有車來了!”

眾人紛紛看去,一輛奧迪車開了過來,蘇雲溪等人也是鬆了口氣,開的是奧迪車,看起來應該不錯。

隻是丈母孃馮莉覺得這車牌號怎麼有些熟悉。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驟然陰沉下來:“他們一家來乾什麼?莫不是砸場子?”

“媽,誰啊?”蘇雲溪扭頭問道。

陳玄也看了過來。

“哎吆,雲溪啊,你們家發到了,廠子開業也不說跟家裡人都說一聲!”

這時,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眾人扭頭看去,隻見這輛奧迪車停了下來。

隻見蘇宇濤一家從車上下來,趾高氣昂的走了過來。

看到這一行人,馮莉臉色一沉。

他們哪裡是來祝賀,分明是來看笑話的。

“你們怎麼來了?”馮莉蹙眉問道。

“雖然你們一家被趕出去了,但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們開業我們怎麼也要來恭喜恭喜。

”蘇宇濤的媽媽嗬嗬笑道。

蘇宇濤等人也是紛紛附和。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馮莉雖然知道這些人來看笑話,但是也不能硬趕人家走,如果趕了人,豈不是說明她怕了?

“你們裡麵請吧。

”馮莉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

蘇宇濤的媽媽道:“弟妹啊,不知道你們一家請了什麼樣的大人物來坐鎮啊?”

“你們連一件像樣的禮物都冇帶,那就不用你們管了。

”馮莉不屑的說道。

“不會是冇有人來吧?”蘇宇濤媽媽陰險一笑。

馮莉想說些什麼,可是蘇雲溪與蘇永強的電話響了。

蘇雲溪和蘇永強立刻接通了電話,他們請的人竟然有事都來不了了!

蘇宇濤哈哈笑道:“是不是都不來了?也對,你們都欠了兩個億,人家過來,這不是丟人現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