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寇端靜也認出了陳玄,臉色微微變了變,神情閃過一抹怨毒。

黑傑的生日宴會後,談完事情的田京知道了寇端靜的所作所為,和寇端靜大吵了一架,寇端靜還是第一次見到田京這麼強硬。

最後,寇端靜服軟了,在家人的撮合下,兩人重歸於好。

不過,寇端靜卻將所有的事情,全都歸咎在陳玄的身上。

令寇端靜有些好奇的是,陳玄明明與徐宗師有矛盾,可是徐宗師竟然還和陳玄心平氣和的坐在一起,這太奇怪了。

不過,她並不知道,徐天道此次來天海市所辦的事情,就是為了尋找陳玄。

“會些醫術而已。

”陳玄淡淡點頭。

寇端靜撇撇嘴道:“誰知道是不是裝的。

田京臉色微變,瞪了寇端靜一眼,冷喝道:“徐宗師說的,難道還有假!”

寇端靜一時啞口無言。

隨即田京抬頭衝著陳玄笑道:“抱歉了陳先生,之前寇靜多有得罪。

陳玄聳聳肩,也冇當回事。

陳玄的大氣,讓田京更是慚愧。

徐天道看著田京,鄭重其事,神情懇求道:“田京,徐伯伯身患重病,需要向你借一件東西,不知道你肯不肯給我這個麵子?”

田京笑道:“哈哈,徐宗師說笑了,您與我父親乃是至交好友,我田家也多受徐伯伯照顧,隻要我田家有的東西,絕對給您拿出來。

徐天道聞言大喜,激動的說道:“那就多謝了!”

田京眉頭一皺,問道:“不知道徐宗師要什麼東西?”

徐天道說道:“林中之祖樹心所化的雷擊木!”

“啊?”

田京聽到這話,頓時愣住了,隨即露出了與徐天道剛纔相似的表情。

震驚!

林中之祖的樹心所化的雷擊木,可是珍寶排行榜的東西,他哪裡有那麼珍貴的東西?

見田京臉色不對,徐天道以為田京不樂意,歎了口氣說道:“田京,如果你不願意就算了,畢竟這東西很珍貴,做出任何行為,我也可以理解。

田京怔了怔,隨即苦笑道:“徐宗師,您開玩笑了,田家雖然有些資產,但是您說的那東西十分珍貴,我真的冇有。

徐天道一愣,露出幾分疑惑,隨即將狐疑的目光看向了陳玄,輕聲道:“陳先生...您看...”

田京也皺起眉頭,看向了陳玄,不知道陳玄為什麼說他有那雷擊木。

陳玄輕咳兩聲,盯著田京淡淡說道:“那雷擊木被我磨成粉,放在了黑傑生日禮物的錦囊之中,後來那錦囊被你老婆搶了,這你要問問你老婆。

“你是說...”

田京一怔,頓時震驚了,陳玄竟然將那麼珍貴的東西送給了自己兒子當禮物?

而偏偏自己的傻逼老婆竟然把那錦囊給扔了。

他感激的看了陳玄一眼,隨即看向了寇端靜,冷冷問道:“寇端靜,你把那錦囊弄哪啦?”

寇端靜冇有意識到那雷擊木,立刻雙手叉腰,一臉不屑的說道:“你吼什麼吼,不就是那個破錦囊啊,一個十塊錢的地攤貨而已,你那麼著急乾什麼?”

破錦囊?

那可是被天下人視為珍寶的雷擊木!

這一刻,對於這些年如此嬌慣寇端靜,田京懊悔不已,如果不是他嬌慣寇端靜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啪!”

田京頓時怒了,抬手一巴掌抽在寇端靜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