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玄擺擺手,問道:“對我來說,車本來就是代步工具,你為什麼要買國產車啊?”

徐天道笑道:“我看這輛車賣的並不好,就當支援支援國貨,就讓人買了一輛當做座駕。

陳玄一愣。

突然明白了一個道理,原來愛國並不一定非要到戰場上浴血奮戰,許多很細微的行為,照樣可以愛國,比如支援國貨。

他對徐天道有些刮目相看了,畢竟,之前陳玄有些看不起徐天道這種宗師。

“陳先生,還有什麼事情嗎?”徐天道皺眉問道。

“徐宗師,改天幫我也買一輛,我也支援支援國貨。

”陳玄沉吟一聲,說道。

現在楊天虎不知道把車放哪了,他和蘇雲溪連車都冇有,出行極為不方便,他早就有買車的心思了,買一輛國產車也挺低調,還能支援國貨,一舉雙得。

“好啊!”徐天道眼神一亮,道:“多謝陳先生支援國貨。

陳玄坐上徐天道的車,朝著師苑小區駛去。

......

家裡。

馮莉慢吞吞的走進了家門。

心裡仍舊七上八下,也不知道陳玄現在怎麼樣了。

她在心裡安慰道:算了,不管了,那個傢夥皮糙肉厚,肯定冇有什麼事。

蘇雲溪看了馮莉一眼,又往後看了幾眼,可是冇有發現陳玄,於是將實現定格在馮莉的身上,皺著眉頭問道:“媽,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陳玄呢?”

“他...他在後麵呢,等會兒就回來了。

”馮莉臉色一白,勉強開口。

說著,馮莉換上拖鞋,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端起放在桌子上的水,咕咚咕咚往嘴裡麵灌。

蘇雲溪察覺到馮莉神色異樣,於是說道:“媽,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冇...”正在喝水的馮莉差點嗆到。

“媽,你快說,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冒名頂替的事情露餡了?”蘇雲溪篤定馮莉心裡有鬼,要是冇有鬼,不然早就開口罵人了,而現在一臉心虛的模樣,更是代表了一切。

在蘇雲溪一而再再而三的追問下,馮莉還是說了實話。

“媽,你怎麼能把陳玄一個人扔在那裡?你怎麼能這麼做?”蘇雲溪一下子就著急上火,嗬斥道。

馮莉自知理虧,但是蘇雲溪畢竟是她的女兒,被自己女兒這麼說,她立刻就不乾了。

為了維護家主的尊嚴,她手往腰上一插,怒道:“難道還讓老孃陪他一塊被羞辱啊?”

“你...”對於馮莉,蘇雲溪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你什麼你,是那個廢物主動說要去冒名頂替的,難道現在出事了,還要我這個當媽的陪他一塊捱打?”馮莉義正言辭的說道。

蘇雲溪一陣無語。

她冷冷道:“那你在家裡待著吧,我去青龍大廈找陳玄...”

說完,蘇雲溪站起身來,換上鞋,直接朝著門外走去。

馮莉露出一絲懊悔,起身想要跟蘇雲溪一塊去找陳玄,可是想到韓陽的那番話,最後有些害怕,緩緩坐在沙發上。

蘇雲溪剛走到門口,準備打開房門,突然,響起一陣機械音,門鎖開始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