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小魚表情痛苦,嗓音嘶啞,“老師,這樣的計劃豈不是把您扔進狼群之中?您為什麼非要這麼做?”

雁門關,位於夏國邊境雁山,乃是夏國北域的咽喉之地。

如果從地理位置來說,出了雁門關,這已經不屬於夏國的領土,而是混亂戰場,不過雁門附近卻是兵家必爭之地。

一方麵,雁門關附近天然的地理位置,一旦拿下這裡,便可以扼住北域的喉嚨。

另外一方麵,雁山內,具有豐富而神秘的礦脈,數量達到了百條。

要知道,許多國家在混亂戰場廝殺,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爭奪礦脈。

此刻,在雁門關不遠的一座小山的山洞內。

一縷陽光從頭頂的洞照耀下來。

在地上躺著一個五花大綁的人,正是天虎修羅,楊天虎。

楊天虎已經昏迷過去,魁梧的身軀全都是鮮血,衣服破破爛爛,冇少遭受折磨。

而在一旁,一個如同枯木一般的老者負手而立,麵容冷厲。

這時,從外麵衝過來一個戰士,躬身行禮:“宗師大人,無雙戰神已經趕往雁門關。

枯木老人問道:“他一個人?”

戰士答道:“前方探子來報,就他一個人。

枯木老人眼眸閃過一絲精光,冷笑道:“孤身一人竟然就敢過來,膽子可是真大啊!不過正合我意!”

“你恐怕還不知道,幾個國家的十位武道宗師已經在雁門關等你了吧?”

“既然來了,就彆想走了,你雖然已經離職,但是你若不死,我們幾個國家怎麼可以掌控你們夏國的北域軍?”

戰士猶豫一下道:“不過,那齊天戰神也太貪了,竟然讓我們幾個國家給他湊足三十條礦脈!”

北域戰場,攏共有百條礦脈,當年陳玄以一己之力,帶領戰士,大殺四方,讓夏國在北域戰場擁有,多大四十條礦脈,而其他七國瓜分六十條礦脈。

現在齊天戰神向他們所要三十條礦脈,著實是胃口不小。

枯木宗師冷笑幾聲:“嗬嗬,怕什麼,反正齊天戰神那個毛都冇長全的小子,也不過是我們聯盟的傀儡,到時候,連整個北域都會成為我們的!”

戰士深以為然的點頭,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

枯木老人揮揮手:“告訴另外九位宗師,不要輕舉妄動。

......

陳玄開著車,一路疾馳,迅速出關。

出關之後,他沿著蜿蜒的大道前行,很快就趕到了北域邊境雁門關附近。

一眼望去,是一片連綿不斷的山脈。

樹木茂密,灌木叢生。

在不少地方,還能看到近乎絕種的凶惡猛獸。

陳玄將車停在一邊灌木從中,用樹枝將車藏起來。

他換上作戰服,穿上防彈衣,身上裝好彈藥。

他彎腰將自己日常用的手機,小心翼翼的在樹上的鳥窩藏了起來。

這手機,是蘇雲溪親手給他買的。

一切準備就緒。

這時,他拿起衛星電話,給剛纔那個陌生號碼打了過去。

邊打電話,他熟練的給自己點了一支菸。

不一會兒,電話就接通了。

“我已經到了雁門關附近,你的人在哪裡?”

“無雙戰神,既然你想要救天虎修羅,那就到雁山山頂的大雁塔。

說完,那陌生人直接掛斷了電話。

陳玄叼著煙,抬頭看了眼雁山山頂若隱約現的那座大雁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