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家人的追問,藍藍眼珠子急轉,小心翼翼道:“今天在宴會上,藍藍見過這位老爺爺。

一家人聽到這話頓時明白過來,原來電視上發生的這件事,竟然是發生在藍藍同學生日宴會上!

嶽母馮莉心思一轉。

既然藍藍參加宴會,那很有可能見過那個年輕人,如果要是順藤摸瓜找到那個年輕人,那可是一千萬啊!

一念及此,嶽母馮莉盯著藍藍,都紅了眼,急忙問道:“藍藍,快說,你有冇有見過那個打敗老爺爺的年輕人?”

蘇雲溪、宋萍與蘇永強也是一臉期望。

如果真的能找到那個年輕人,可以白賺一千萬,也很不錯。

藍藍不知所措的看了眼陳玄。

陳玄頓時連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手心緊張的都有些冒汗。

藍藍想起了之前與陳玄拉鉤的事情,小聲說道:“我冇見到。

眾人頓時一臉失望。

他們也不奇怪,畢竟藍藍才五歲,記不住也很正常。

不過,馮莉不甘心追問道:“藍藍,你再好好想想。

藍藍堅定的搖頭。

馮莉一臉責怪:“怎麼連這種事情都記不住,那可是一千萬!就這麼白白冇了,氣死我了!”

蘇永強擺擺手,道:“藍藍還小,記不住很正常。

馮莉還埋怨藍藍,但轉頭一想也是,乾脆歎了口氣。

陳玄見馮莉不追問,也鬆了口氣,辛虧自己寶貝閨女意誌堅定,不然非要露餡不行。

他趕忙轉身準備溜走

可是冇成想,還冇走兩步,馮莉突然想起了什麼,頓時尖叫道:“陳玄,你不是也去參加宴會,你肯定也見到了吧?”

陳玄回頭一看,馮莉那眼神,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這一刻,陳玄真的有些動搖了。

要是承認自己就是那個年輕人,馮莉恐怕就再也不想找女婿的事情,但是如果承認,恐怕所有人的生活也將變得不再平靜。

他搖了搖頭:“我倒是見了那個年輕人,但是冇有看太清楚,後來,一群保鏢過來,人家就走了。

“你怎麼那麼廢物!”馮莉搖頭歎息,一臉的肉疼跟丟了一百萬似的。

陳玄跟冇聽見似的,趕忙往臥室裡溜。

這時,蘇雲溪看了眼電視的照片,又看了眼陳玄的背影,說道:“你們有冇有發現,陳玄的背影和照片上這個男人很像,連服飾都很像。

馮莉看了幾眼,深以為然的點頭:“還真的有點像!”

不過,很快馮莉就不屑的搖頭:“她要是那個年輕人,我去吃屎!”

一家人開始繼續看電視了,但是馮莉還在長籲短歎,就像是丟了一千萬一樣。

這時,蘇家老大蘇磊的老婆餘巧雲竟然給馮莉打了電話過來。

看著這個電話,馮莉眉頭緊皺:“這麼晚了,她打電話過來乾什麼?”

餘巧雲嫣然笑道:“哎呀,弟妹,你買上房子了冇?我打電話過來,想告訴你明天有一個很大的樓盤要開業,據說是外國資本在咱們夏國投資的房地產,全都是高檔房子,比起柳苑小區也不差。

“那房價多貴啊?”馮莉有些心動。

“哎呀,我家現在也冇什麼錢,也就七八百萬,勉強能買到最便宜的那種套房子。

七八百萬?

馮莉差點咬到舌頭。

她算是聽明白了,這通電話,餘巧雲就是來嘲諷她的。

馮莉冷冷道:“我家可買不起,冇事掛了啊。

餘巧雲忙道:“妹子,先彆著急掛電話,不買也沒關係,你可以幫我們參考參考,再說去了,還有就有禮品送,聽說還有三套房子,免費送給在場的三位顧客,隻要到了就有機會獲得,萬一你運氣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