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宣佈禮單,如果禮物十分貴重,在普通的家族裡那是光耀門楣的事情,但是在上流社會,這無疑是很低端的做法。

而且,以田家的身份地位本來就是眾人巴結的對象,完全不用客人的禮物來抬高田家的地位。

這讓人感到很奇怪!

其實,寇端靜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報複陳玄!

讓陳玄這個窮逼當眾丟人!

“感謝宋子龍的爸爸送來的價值十萬的金鑲玉一塊!”

“感謝王君可的媽媽送來的價值十五萬的古董畫一幅!”

“感謝周妙妙的爸爸送來的價值六十萬的玉佩一塊!”

一眾賓客送來的禮物價值大多都在十幾萬二十多萬上下,但是到了這裡,突然來了一個六十萬,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周妙妙的爸爸是誰?”

能送出這麼大手筆的禮物,定然不是一般人,賓客們東張西望,想要看看是不是很厲害的大人物。

周大全感激的看了眼寇端靜,他知道這是個田家給他的一個出名的好機會。

他得意洋洋的踏前一步,揮揮手:“鄙人就是周妙妙的父親,大家好。

“劉總好!”

許多賓客紛紛打招呼。

周大全趕忙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名片,一張一張的朝著打招呼的人遞了過去,邊發邊道:“各位認識一下,鄙人周大全。

緊跟著,寇端靜一臉鄙夷的說道:“陳藍藍的爸爸送來了價值十塊錢的香囊一個!”

說完,寇端靜捏著鼻子,提起一個香囊,“謝謝藍藍爸爸的好意,不過,你這香囊裡麵加了什麼不知名的香料,我真的怕我兒子中毒,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好意了。

然後,寇端靜冷笑的看了眼陳玄,當眾將香囊扔在地上。

她趕忙叫人拿來濕巾擦擦手,似乎這香囊多臟一樣。

全場瞬間雅雀無聲!

十塊錢的香囊也拿得出手?

在這裡一個大龍蝦都不止十塊錢。

誰家孩子有這樣一個無恥的爸爸?這也太丟人了吧?

賓客們四下張望,想要看看究竟是誰這麼無恥。

周大全指著陳玄,大叫道:“哈哈,就是他,就是他!他就是陳藍藍的爸爸,那個香囊就是他送的。

賓客們看著陳玄露出一臉不屑與譏笑。

陳玄不以為然,彷彿冇有聽見,仍舊在吃吃喝喝。

不說那雷擊木,就連那幾種香料都是價值千金的珍貴香料,現在竟然被當成了地攤貨,真的是可笑。

他送的東西乃是無價之寶,看不出來,隻能怪你們有眼無珠。

“大家可能還不知道,這個傢夥為了巴結上田家,讓他的女兒,勾引田家少爺,真的是卑鄙無恥!”

周大全覺得還是不爽,衝著陳玄譏諷道:“你既然送這麼輕的禮物,我看你的女兒和你禮物一樣,一樣是賤種!野種!”

周大全又看向寇端靜,驕傲道:“剛纔寇夫人已經答應日後與我周大全的寶貝的閨女結成兒女親家,這是我們周家的榮幸。

寇端靜雖然認為周大全的女兒配得上他家黑傑,但是,現在為了踩陳玄,她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見到寇端靜都說話了,周圍的賓客看周家的眼神頓時變了!

似乎周家即將成為江南省新貴!

他們立刻開始吹捧周大全貶低陳玄。

陳玄聞言,頓時神色一冷!

周大全再鄙視他,他都可以一笑置之。

因為在他眼裡,對方不過是草芥一般,不值得他重視。

這就好比,一條狗咬了你,你還會反咬過去?

那不過是一條狗而已,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但是,這個傢夥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辱罵藍藍,那是他無雙戰神的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