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魏家老大露出驚訝的表情。

“對啊,剛纔我還說哪有人敢不把魏家放在眼裡,那個小子絕對不一般。

”魏家長女回憶起陳玄一臉淡然的模樣,似乎更加篤定陳玄的身份。

魏家老大隨即臉上湧出了無儘的懊悔,咬了咬牙,“二十多歲、器宇不凡...恐怕真的是那個年輕人啊!”

“那我們趕緊去請回來吧!”魏家老二嘴唇哆嗦,慌裡慌張的說道。

魏家老大冷冷道:“你想的簡單,那可是定國天醫,更是無雙戰神!那是天大的人物!剛纔我們魏家羞辱了人家,人家還會來?”

魏家老二與魏家長女心頭一顫,一臉自責。

魏家要完了!

魏家長女咬了咬牙,道:“可是我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爸去世,什麼都不做啊。

魏家老二道:“大哥,要不我們兄弟幾個一塊去負荊請罪吧?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魏家老大暗暗搖頭。

這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法子,在那位大人物眼裡,他們的負荊請罪,輕如鴻毛。

而且,他們早已經引起了大人物的不滿,去了或許更會礙眼。

魏家長女想到了什麼,眼眸一亮,衝著魏家老大,忙道:“大哥,那位大人物是魏哲請過來的,或許,讓魏哲過去請,還真的有機會。

魏家老大麵色一喜,“這個方法或許可行。

隨即,魏家老大看向了魏哲,“魏哲,你趕緊去請你剛纔叫來的那位朋友。

魏家老二也道:“魏哲,今天你要是把你那位朋友請過來,日後,你就是魏家最大的功臣!”

“啊?”

魏哲茫然的點點頭,轉身走出了彆墅大廳。

來到彆墅外,魏哲也是一臉懵逼,他偶然遇到的一個年輕人竟然是一位天大的人物?這是什麼逆天的運氣?

不過,為了爺爺的性命,他一定要拚儘全力。

他趕忙給送陳玄離開魏家的司機打了個電話,確定陳玄的位置,然後便開著一輛跑車,如同炮彈一般衝出了魏家彆墅。

我魏哲以後再也不是混子了!!

凱旋大飯店。

鄭浩、方靜還有嚴敬都已經悉數落座。

一桌子美酒佳肴也已經上齊了。

三人正在談笑,鄭浩無疑是最開心的一個,笑的都合不攏嘴了。

這時,一個男人踏進了房間。

見到這個男人,鄭浩笑嘻嘻道:“陳玄,我們三個都來了,你可是來晚了,你可要自罰三杯。

“好好好,我喝。

”陳玄笑了笑,在鄭浩旁邊坐下。

鄭浩趕忙給陳玄倒上酒,陳玄剛端起酒杯,可這時,嚴敬伸手攔住了陳玄。

鄭浩看向了嚴敬,不悅道:“眼鏡,你也想喝酒?”

嚴敬也擺出一番不滿的樣子,“耗子,今天你在這賣關子半天了,也不說為什麼請客吃飯,弄得我心裡光癢癢,我看該罰酒的應該是你纔對!”

鄭浩瞥了嚴敬一眼,輕哼一聲,“嘿,我就是不說。

嚴敬看著鄭浩氣人的模樣,一臉無奈。

方靜忍不住道:“鄭浩,快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咳咳,既然是方大美女都開口了,我自然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鄭浩對於方大美女毫無免疫力,咳嗽兩聲,立刻說道。

嚴敬和陳玄齊齊的翻了個白眼。

重色輕友!

鄭浩得意一笑,“嘿嘿,我不小心發了筆橫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