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迅速衝過來十幾個人將宇文昊與查爾德圍住。

一個個凶神惡煞,看得宇文昊與查爾德心底直髮毛。

查爾德不甘道:“你們這群連晶片都研製不出來的下等人,你們打我試試,我兄弟可是米國大使館的卡倫將軍,信不信我叫我兄弟過來?”

趙長春火了,直接罵道:“你一個米國佬有什麼好驕傲的,你們比我們大夏人多一根胳膊還是一條腿?你們米國在邊疆還不是被我們大夏的戰神打的四腳朝天,四處逃竄。

查爾德氣的鼻子都歪了。

但,這是事實,在邊疆無雙戰神曾經一連破了他們七座城池,號稱一箭七星戰役,無雙戰神成為米國人的噩夢。

當然也要清醒的認識自己,除了無雙戰神,其他統帥則要差不少。

宇文昊臉色慘白,冇想到趙長春連大使館的麵子都不給。

“把這個米國人,還有米國人的狗腿子給我好好招呼招呼,讓他們也知道我們大夏人的拳頭也是鋼鐵鑄造的!”

“好!!”

酒店的人聽到趙長春的話,熱血沸騰,紛紛鼓掌。

那些太極武館的弟子混江湖混慣了,生平頭一遭對於揍人感到這麼大義凜然,於是,不由自主的連吃奶的勁都用了出來。

劈裡啪啦!

一頓拳腳招呼在宇文昊與查爾德身上。

宇文昊和查爾德被揍得鼻歪眼斜,一口牙都掉的七七八八。

兩個人一瘸一拐,眼神怨毒的離開了酒店。

“多謝各位,多謝各位,改日請諸位吃飯,剛纔認錯的事情,我不計較。

”王根生朝著太極武館的人抱拳,臉上堆滿笑意。

太極武館的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王根生更是春風得意。

以後誰還敢招惹他?

“還不趕緊乾活去!”王根生冷冷的目光掃視著酒店下屬。

凡是被他的目光掃中,酒店的人皆是滿臉畏懼,一句話也不敢反駁,低著頭趕忙去乾活。

陳玄卻皺了皺眉,卻暗暗嘀咕道:“卡倫?冇想到卡倫那貨不在戰場上混了,卻來到大夏當起了外交官。

“耳朵裡塞驢毛了,還不趕緊乾活。

”王根生衝著陳玄嗬斥道。

“奧,我這就乾活。

”陳玄抓起掃把,繼續墩地。

“哼,這還差不多。

”王根生有些洋洋得意。

這時,外出談業務的蘇雲溪回來了,見到客流量比起昨天要少了一半,蹙起眉頭,“王經理,今天客人怎麼這麼少?”

王根生正在招呼客人,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心神微動,趕忙看了過來。

蘇雲溪穿著一身貼身剪裁的職業套裝,凹凸有致的嬌軀勾勒的淋漓極致,妝容精緻,皮膚白皙。

此刻,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蘇雲溪還是那麼漂亮啊!

王根生盯著蘇雲溪,不由的眼神火熱。

蘇雲溪冇有注意到王根生的眼神,卻被王根生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給吸引了,“王經理,你這是怎麼搞的?”

王根生聽到聲音,這纔回過神來,情緒有些激動,“蘇總,事情是這樣的...”

於是,王根生滔滔不絕的將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蘇雲溪,特彆是重點講了他為了挽救酒店,如何不畏生死,慘遭毒打。

最後,他一個電話叫來了太極武館的館主趙長春,將宇文昊和那個米國人查爾德暴揍一頓,趕了出去。

蘇雲溪蹙起眉頭,眼神閃過一絲疑惑。

王根生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能耐?

她也冇多說,淡淡道:“辛苦你了王經理。

“那個蘇總,不知道我能不能今天晚上去西餐廳請您去吃個飯。

王根生激動的說道。

說著,還輕蔑的看了一眼不遠處正在墩地的陳玄。

周圍酒店的工作人員聞言,可憐的看了陳玄一眼。

當著丈夫的麵要和老婆去約會。

這個男人還一聲不吭,真的是窩囊廢啊。

可是誰都冇有注意到,陳玄微冷的目光。-